87
   
加入會員 取消訂閱

中華民國941215 

圖示編輯悄悄話 世界並不平
圖示 影像萬花筒 民間考察援外績效 攝影作品說明考察心得
圖示 第一手報導 我在加勒比海上,找到台灣人的驕傲
圖示 好康搶先報 前進中東歐,開拓新商機
圖示國際新鮮事

世界銀行提出對抗愛滋病的新計畫

圖示駐外傳真機 We Still Care!-愛在愛滋蔓延時
圖示青年進行曲 友誼無國界-國合之友大串聯
圖示 海外見真情 為了知道與思考-民間考察團在宏都拉斯
圖示 知識充電站 台灣政府開發援助的永續策略
   
國合會簡介業務範圍海外商機合作國家國合之友會出版品新聞稿網站導覽試閱電子報
  編輯悄悄話 世界並不平 

   小編近日剛讀完紐約時報專欄作家Thomas Friedman的著作「世界是平的」,Friedman在書中大聲疾呼:這個世界已經被網路、商業、以及科技抹平了,只要你有寬頻,只要你有雄心,不管你在哪裡,都不會被邊緣化,因為競爭的立足點平等了,小蝦米和大鯨魚從此可以平起平坐!但是,當小編隨著民間考察團前往宏都拉斯協助進行考察活動時,卻不禁為這樣的論調畫上一個個問號。對於近半數的宏都拉斯人民而言,世界一點都不平,他們的生活離寬頻與速度太遠,因為一家老少都還在為了三餐溫飽而生愁;他們的人生也容不下競爭與競逐,因為貧窮已經佔滿了所有的空間。對於這樣的一個國度而言,世界不僅不平坦,甚至是崎嶇危顫的,當我們站在充滿速度與富足的地球一端時,很容易就忽略了世界上還有這麼一塊角落的人民極需要更多的幫助。

  就此而言,推動國際合作工作不僅要先照護弱勢者在短期的生存需求,同時也要先一步地協助他們往平坦世界邁進。本期電子報選刊了雲林科技大學沈妙珍小姐的文章,內容講述雲科大與國合會一同協助貝里斯推展資訊建設的經過,一群台灣人憑著助人的信念與毅力,群策群力地設立資訊訓練中心,為發展中國家佈下明日世界的種子。

  另一方面,當我們在追求資訊建設的同時,永遠也無法忽略人的身體才是必須實實在在優先看顧的,本期電子報由馬拉威醫療團范思善醫師與各位讀者分享醫療團協助馬國對抗愛滋病的歷程,文中展現了海外人員戮力投入抗病的堅毅,也表述了抗病需要的不僅是專業的技術,更需要視病如親的大愛信念。

  影像萬花筒 民間考察援外績效 攝影作品說明考察心得
業務企劃處 顏銘宏
 

  為向國人傳遞國際合作工作的意義與價值,本會籌辦國內首度的「援外績效民間考察團」,邀請國人親赴海外考察本會在合作國家的工作成績。考察團於94年10月29日至11月7日前往宏都拉斯展開考察行程,期間前往台灣駐宏都拉斯技術團瞭解台灣如何協助宏國人民進行作物生產、養豬以及水產養殖等計畫,並探訪國合會派駐宏國的海外志工與外交替代役男,瞭解台灣駐外人員如何深入宏國人民生活之中,幫助他們改善生活、增加收入。

  考察團回到台灣後,為了向國內民眾呈現此次考察的成果與心得,特別舉辦「影像 影響-國合會在宏都拉斯˙映像展」,透過照片向國人報告此行的收獲。配合映像展的進行,本會特別召開記者會公佈展覽訊息,並邀請吳淡如團長與三位考察團團員,到現場分享他們的考察心得以及此行所見聞的感動故事。

  記者會一開始,國合會陳正忠秘書長首先強調,國合會所作的工作絕對經得起任何形式的檢驗,因此才會有籌辦民間考察團前往宏都拉斯考察的想法,邀請民眾到援外工作的第一現場,親身監督見證國合會的援外工作績效。

 
本會秘書長陳正忠先生在記者會上感謝考察團成員們的辛勞,也希望可以聽到他們對於國合會工作績效最真實的建議與批評。

 

  陳秘書長表示,國合會技術團的績效與專業是無庸置疑的,但是他覺得這些好不是自己說了算,而是要「向人民報告」,因此他也期待聽到考察團對於國合會的批評與建議。

  這一次的開展記者會也邀請到外交部長暨國合會董事長陳唐山出席,他在致詞中感性地表示,國合會的援外工作給邦交國人民相當大的幫助,像他自己在外長任內曾經到布吉納法索訪問,當地人跟他說,因為有台灣技術團的幫助,他才敢娶老婆、生小孩,也才有能力送小孩子上學。

  陳董事長表示,台灣有許多人認為沒有必要把錢拿去幫助落後國家,但是他強調,對外援助不僅是一種義務,更是展現台灣有能力與意願參與國際貢獻,而且台灣的小小援手,就能夠讓邦交國的人民臉上出現最幸福的微笑。

外交部長暨國合會董事長陳唐山先生蒞臨記者會為映像展揭幕,並接受考察團長吳淡如小姐贈送的一幅攝影作品,作為考察心得的呈現。

  在記者會上,義務擔任團長的知名作家吳淡如說了一個小故事,他在考察行程中訪問了一個宏都拉斯的養豬戶,他以前貧困到無法送生病的女兒就醫而失去了一個孩子,身旁的親友也沒有能力幫助他,只有台灣人願意伸出援手,輔導他學會養豬,他現在已經可以送小孩子去上學,養豬戶說:「以前的貧窮生活像是被大水淹到鼻子一樣,但是現在有台灣人的幫助,我已經學會游泳了」。

   在記者會中,民間考察團的團員也針對國合會的工作提出了許多建議,例如淡江大學的宮國威 副教授就認為,台灣的外交官考試應該要先具備海外志工經驗才能報考,因為這樣才能讓台灣未來的外交官熟悉邦交國的真實狀況。他也建議讓國合會成為台灣國際合作工作的整合平台,讓資源發揮更大效益。而另一位團員是任職於台肥公司 的林詩音,這一次到宏都拉斯看到台灣的農業人員在海外認真工作,讓他相當感佩於台灣人執著打拼的堅強意志。而任職於職場雜誌的吳佳音,對於台灣年輕人擔任外交替代役和海外志工的膽識相當佩服,特別是有越來越多人願意到發展中國家貢獻自己的專長,讓外交替代役現在的錄取綠比台大入學考試還要低。

  事實上,在考察的過程裡,所有的團員對於台灣的無私協助皆有所感,不僅在記憶裡寫下了台灣駐外人員和宏國人民之間的深刻情誼,也透過鏡頭記錄下他們對於宏都拉斯這一片土地的細膩觀察。在一張張的照片中,我們可以看到在溝邊沖澡洗衣的小孩、深刻古老的馬雅遺跡、笑得天真開懷的農戶漁民以及質樸原始的鄉村部落。為了讓更多人可以一起分享台灣首次民間考察團的收穫心得,本期電子報特別蒐集了考察團員們的紀錄照片,透過生動的圖像,讓台灣社會一起親炙宏都拉斯的純樸民風,也見證民間考察團與台灣對外技術援助工作之間的豐富火花。

Reina的生活曾經被貧窮淹到喘不過氣來,一直到加入國合會技術團的養豬輔導計畫,台灣專家幫她學會在貧窮中游泳求生。(吳淡如 攝)

 

  第一手報導  我在加勒比海上,找到台灣人的驕傲
.圖/ 雲林科技大學 沈妙珍
 

  貝里斯流傳著一個傳說 :一旦喝了貝里斯的水,一定會再回到貝里斯,這個傳說像是魔咒般迴盪著……

  今年6月,向來致力於縮短偏鄉數位落差的雲林科技大學首度跨足縮短國際數位落差領域,協助國合會進行「貝里斯公務體系資訊提升計畫」,為期二年半的工作內容包括設立資訊教育訓練中心、舉辦研討會與教育訓練課程,以及開發政府部門的公務行政軟體。今年的階段目標為設立IT訓練中心,並舉辦第一次的研討會,為了這兩個任務,我來到了貝里斯。

加勒比海上的一顆彩虹石

  雖然早在行前就已經先做好功課,將貝里斯從歷史到地理,從馬雅遺跡到政黨閣員都如數家珍地熟讀過,但是親臨其境的衝擊還是相當強烈。

為了協助貝里斯跟上資訊時代潮流,國合會與雲科大來到當地協助設立資訊訓練中心。

  這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呢?從飛機上鳥瞰,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時而碧綠時而深棕的海水,大片的綠色叢林夾著紫色水澤,仿佛到了異星球般頓時讓人倒吸了一口氣。

  下了飛機,看到的是一個空曠的機場,沒有空橋,沒有接駁公車,沒有高樓,也沒有護照條碼辨識機器。 燥熱的空氣,火熱的太陽,我對自己說:歡迎回歸大自然。

  在技術團陳俊毅團長帶領下,我們驅車前往George Price Center,車行中看到的景觀絕大多數是沼澤地、高腳屋舍、珊瑚礁山,凹凸不平的柏油路經過太陽反射讓人眼睛打不開,以及為了節省紅綠燈設置,貝里斯特有的以路中凸出的bump作為人行通道及車輛減速的緩衝機制。到了George Price Center,看到了國合會的海外志工任遠,也看到了預定舉辦研討會的會場,心裡也踏實多了。

身處異鄉,毫不寂寞

  隔日起了個大早,前往會場時路過當地的市集,遇到了幾位台灣僑民在市場裡賣著自製的豆漿及蔬果,熱情地邀請我們喝豆漿,從他們的笑容裡,我看到了故鄉情,那是我喝過最沁心的豆漿。幾年來我旅居國外,僅只在特殊的日子才會懷念起家鄉的豆漿,想不到在這個與我似曾相識卻又遙遠的國度裡,這一群故鄉來的人讓我有了家的感覺。

  這些日子以來,我想壓力是有的,心情也是浮動的,直到我在國慶餐會上見到了蔡爾晃大使, 蔡大使炯炯有神的眼珠透露出睿智與堅定,看到了蔡大使好似看到了大家長般讓人心安、放心。國慶餐會開場的國歌,讓我深深動容。人總要在抓不到、得不到時才懂得珍惜,我看到不管老僑新僑都很驕傲地大聲唱著國歌,我想那時大家心裡都有了一個歸屬、一個家。

  隔日與蔡大使開會,近距離的接觸蔡大使後,發現他真是一位認真作事的大使,有想法、有魄力,果決、效率、近人、關懷,認真地在為這個國家的人民想出路,我想這才是外交紮根的不二法門。這麼一位連貝里斯人都景仰的大使,是台灣人的驕傲。

蔡大使(左二)就像我們的大家長一樣,常常會來關心大夥兒的工作狀況。

充滿台灣味的資訊訓練中心

  滿載設備的貨櫃終於來到了GPCGeorge Price Center,幸好在技術團及當地駐軍的幫忙下,方能順利把設備搬下櫃,這也是台貝戮力合作進行這項計畫的寫照。為了讓資訊訓練中心充滿台灣味,從伺服器到網路插頭,無一不是由台灣直接運來的。在設備的採購上,全都是精心挑選過的高品質設備,連貝國總理都為之眼睛一亮。

  接下來的組裝、架設工作雖然非常忙碌,但是大夥兒的心情卻興奮得像是辦喜事一般,蔡大使更是常常風塵僕僕地開了近 2小時的車程到GPC來關心進度並提供協助。隨著大批的海報陸續抵達貝國,研討會場的佈置工作也開始進行,張燈結彩的熱鬧氣氛沾染了每一個人,空間設計高手任遠忙著搭配海報,技術團的黃清隆專家也不辭辛苦地上上下下協助設備組裝、會場佈置。經過幾個日夜的趕工後,所有的設備及佈置都就定位了......More

  好康搶先報  前進中東歐,開拓新商機

文/金融業務處 謝沁蓉

 

  國合會接受歐洲復興開發銀行( 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EBRD)的委託,主辦「歐洲復興開發銀行招募企業輔導顧問說明會」。EBRD於1991年成立企業重整計畫(Turn Around Management Program,TAM),該計畫目的為透過顧問諮詢輔導的方式,派遣各類型的企業輔導顧問至中、東歐等新興民主國家,提供中小企業在轉型為市場經濟的競爭過程中所亟需的各方面知識。截至目前為止,TAM計畫已經成功協助27個中、東歐新興民主國家共1300個企業進行轉型,經過TAM計畫輔導後的成功經營率達82%。

  目前TAM計畫的顧問資料庫內共有3000位顧問,而EBRD為了借重台灣中小企業的發展經驗,由企業重整處處長Charlotte Salford女士以及研究員Masayo Izutani女士親自來台,於 2005年11月23、24日召開說明會說明TAM計畫內容,並進行招募和面試台灣的企業輔導顧問。

  此次歐銀來台招募顧問分為「專家」和「資深顧問」二類,申請者須具備流利英文聽、說、讀、寫能力,並且能夠以英文獨力進行企業輔導。此外,申請者尚需具備下列產業管理經驗:資訊與通訊、電子、工具機、塑膠、環保、食品加工與飲料、包裝、紡織與成衣、木材加工、旅館經營、零售貿易、運輸、建築建材、製藥、化工和造船業。另外應徵資深顧問者必須有15年以上之高階管理經驗。

  說明會當天約有100位來自各行各業的高階主管和大學教授共襄盛舉,會中除由Charlotte Salford女士說明TAM計畫外,另邀請現任歐銀台灣籍顧問林寶新先生分享其擔任歐銀顧問的經驗,而本會亦由助理秘書長介紹國合會與歐銀的開發合作計畫與顧問服務。本次招募活動共有67位申請者參加面試,有趣的是,參加面試的人平常都是進行面試的人,這次卻要主客易位,接受EBRD企業重整處處長Charlotte Salford女士的面試,當場有些老闆還笑著說有些緊張呢!

EBRD企業重整處處長Charlotte Salford女士來台說明TAM計畫及招募企業輔導顧問

  國合會與歐銀合作舉辦這一次的說明會,代表著本會致力拓展台灣企業界與國際機構合作的決心,藉由開拓全球商機,將台灣中小企業的發展經驗分享至新興國家,並希望藉由這一次的說明會,促進台灣企業前進中東歐新興國家投資,開拓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的合作商機。

  如果您來不及參加這次的說明會和面試活動,還可以至www.tambas.org查詢TAM計畫的資訊,並將您的履歷表寄送至tam@ebrd.com,歡迎台灣企業界參與本會與歐銀的開發合作計畫,並加入顧問服務行列,拓展中、東歐市場商機。

 國際新鮮事 
編譯/業務企劃處 顏銘宏
 

2005/11/30  世界銀行提出對抗愛滋病的新計畫
2005/12/07  農業貿易改革未必有助於增加貧民利益
2005/12/08  世界銀行研究發現 提供予窮人的援助往往會流向富裕階級


世界銀行提出對抗愛滋病的新計畫

世界銀行於11月30日世界愛滋日前夕提出新的對抗愛滋病計畫,協助各個國家能夠更有效地抑制愛滋病的蔓延。事實上,儘管目前在治療愛滋病的資源與進展上有所增加,但是今年的世界愛滋日卻揭櫫了一個事實:今年全球感染及死於愛滋病的人數將再創新高。世界銀行表示,對抗愛滋病這項工作的大環境已經有所轉變,目前國際社會已經有多項基金與政府承諾投入其中,世銀必須再創擬一份文件向全球夥伴清楚宣示接下來三年的工作重心,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即是:協助相關國家制定合宜的策略來抑制愛滋病。世銀指出,防治愛滋病不能採取「一體適用」的做法,因為每一個國家所面臨的問題不一,必須針對各個國家的狀況採用適當的方法來對抗愛滋病的擴散。根據世銀的新計畫,世銀仍然是國際社會對抗愛滋病的主要資金來源,同時配合「三一原則」加強評估與監督的成效。所謂的「三一原則」,意指「一個統整的國家決策中樞」、「一套以國家為架構的策略計劃」以及「一套完整的監督評估機制」,最終的目標為減少新的愛滋病感染,並給予感染者與發病者完善的照護。

詳細新聞內容請見
http://web.worldbank.org/

 
農業貿易改革未必有助於增加貧民利益

世界貿易組織即將於12月13日在香港舉行第六次部長級會議,會中一項重要的議題為促進農業貿易自由化,然而聯合國糧農組織卻提出警告,除非有完整的配套措施與投資,否則貧民仍然難以在貿易自由化中受益。糧農組織在「2005年糧食與農業現況」報告中指出,儘管許多發展中國家可以在自由化過程中受益,但是仍然有某些國家會在短期間受到損害,例如糧食淨輸入國以及擁有「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富裕成員國優惠輸入條件的發展中國家。事實上,雖然OECD對於糧食進口國提供了補助,但是這卻容易對發展中國家造成誤導,讓他們反而忽視關注自身的農業發展。對於發展中國家而言,貿易自由化所帶來的利益並非根植於OECD援助體系的改革,而是根植於其自身貿易與農業政策的轉型。糧農組織表示,貿易自由化除了能夠嘉惠消費者與生產者外,也能夠作為促進轉變的觸煤而對經濟成長有所貢獻,進而有助於提昇低度技能勞工的工資。然而在轉變的過程中,貧民卻往往是最脆弱也最容易「未蒙其利、先受其害」。因此,糧農組織呼籲在推動自由化政策之前應當先完成雙軌配套措施,包含建構社會安全網維護貧民生存權利,以及提供完善的市場機制及基礎設施,避免讓農業貿易自由化成為弊多於利且停停走走的改革。

詳細新聞內容請見
http://www.fao.org/
The State of Food and Agriculture(PDF)

 
世界銀行研究發現 提供予窮人的援助往往會流向富裕階級

世界銀行日前發表「馳援貧民:什麼有效?什麼無效?為什麼?」報告,指出許多針對貧困階級所提供援助,往往會流向富裕階級的手中,而無法真正地對有需要的人有所幫助。此份報告針對非洲、亞洲與拉丁美洲進行調查,發現在某些國家最富裕的20%人口所獲得的補助與福利等同甚至是多於最貧窮的20%人口,而造成這種情形的主因在於缺乏有效的監督與評估機制。撰寫報告的世銀專家指出,光有援助的善意是不足的,由於富裕階級接受較多的教育,因此也較能輕易尋得醫療福利上的補助;反觀貧民卻因為不知道從何著手,而無法享受其應得福利補助。針對這個問題,世銀呼籲各個捐助者與援助機構應該重新檢視其提供援助的管道,以確保援助能更確實地傳遞到有需要者手上。

詳細新聞內容請見
http://web.worldbank.org/
Reaching the Poor: What Works, What Doesn't, and Why? (PDF)


  駐外傳真機  We Still Care!----愛在愛滋蔓延時
圖/駐馬拉威醫療團 范思善
 

愛滋防治,從觀念開始

  提到愛滋這個世紀黑死病,我相信大家都是聞之色變,沒有人不害怕的。在臺灣,只要傳出某某病患是HIV陽性,大家莫不指指點點、另眼相看。甚至從事醫療工作的同仁,也都不大願意接觸病患,即使被指派工作,也必定是全副武裝、層層保護。可是在非洲,愛滋病簡直就是家常便飯。

  以馬拉威為例,全國人口約有五分之一都可檢測出病毒帶原,20至40歲更是發病高峰期,不僅造成國民經濟的重大損失,更造成了超過100萬的愛滋孤兒,衍生出的社會問題實在是難以估計。

  在醫團所接觸的住院病患中,外科約占40%,內科60%,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的愛滋併發症,團員也早已見怪不怪了。要工作就一定得接觸病患,以我個人而言,開刀時還是像在國內一樣只戴一層手套,戴兩層雖然可以讓防護加倍,但手部的血液循環會變差,整天的手術下來,根本受不了,而且手感遲鈍、笨拙無比。好在戴單層手套即使被針扎到,因病毒量非常低,所以感染機率也僅有0.03%,除非本身免疫力太差,否則一般來說是不會有事的。

  另一方面,如果輸到帶有愛滋病毒的血液,感染機率是100%;而不安全的性行為,感染機率則是10%。雖然歐美國家宣傳使用保險套以防治愛滋,但效果並不是非常好,因為身體其他部份的體液接觸,仍然有被感染的機會,總不可能全身都罩著保險套吧?更何況馬拉威人的性觀念並不健全,性行為也相當頻繁,因此對於愛滋病的防治又難上加難了!所以醫療團每次出外推廣捐血活動時,我們都盡量把握機會灌輸中學生正確的觀念,總希望他們不要因為逞一時之快,讓自己惹病上身。

Free ARV Clinic的美意

  宣導防治愛滋固然十分重要,現有的病患也不能置之不理。感染到愛滋的初期症狀就類似感冒,就算不治療也會好轉,只是從此就變成HIV陽性的帶原病人,具有傳染力但本身卻毫無症狀,如果營養狀況良好,可能終身也就是帶原者而已。

  不幸的是,馬拉威民窮財困,不發病的實在太少。病人一旦發了病,掌管免疫機能的淋巴細胞CD4立即遭受病毒攻擊而下降,等降到200以下時,所有的抵抗力都沒了,到時候就是百病叢生,身體機能嚴重衰竭,體重迅速減輕,短時間內就不成人形。但現在已經有數種對抗愛滋病毒的「抗反轉錄」藥物(Anti-retrovirus,簡稱ARV)問世,可以讓CD4的數目回升,維持基本的抵抗力,減輕病人的痛苦。如能再佐以營養治療,效果相當不錯,一年內存活率約可達70%。

馬拉威醫療團的專業能力聲名遠播,連史瓦濟蘭都組團來取經,圖為役男謝聰哲為考察人員介紹儀器的操作

  ARV是由全球基金(Global Fund)免費提供,稱之為Free ARV Clinic,在馬拉威的各級醫院中都有這個門診,但因為非洲地區的醫院普遍有管理不善的現象,因此藥物常被拿去賣掉,或者被衛教觀念不佳的病患錯誤服用,再不然就是明明病人已經死亡,家屬卻還來拿藥。

捍衛人性尊嚴的彩虹門診

  因此,台灣駐馬拉威醫療團的余廣亮團長在姆祖祖中央醫院設置了彩虹門診( Rainbow Free ARV Clinic),專門幫助這些發病的愛滋病患,並請來屏東基督教醫院的電腦工程師齊俊豪先生,協助設計指紋辨識系統(Finger print distinguishing system)及相關流程。短短一年的時間,我們掌握的病患已達2500人,資料完整確實,讓馬國其他醫院望塵莫及,不僅獲得馬國衛生部的認可,還希望其他醫院也能夠採用我們的系統。

 

  另一方面,鄰近的史瓦濟蘭亦在12月12日由衛生次長率考察團來到姆祖祖取經,這真是臺灣人的驕傲,但我知道余團長的志向還不僅於此,他希望將這套系統推廣到全非洲,造福所有因愛滋病而受苦的病患。這些病人因為無知或無辜而得病,我們只希望他們臨終前仍然能夠享有最基本的醫療照顧與人權尊嚴。

  事實上,彩虹門診在短時間之內,能夠掌握這麼多的病人固然可喜,但是背後付出的努力非常可觀,所擁有的資源也相當有限。比起位於馬國首都里朗威的中央醫院,其背後有美國疾管局的支持,不論在人力或資源上都相當充裕。而我們所在的馬國姆祖祖市則相對落後,而且我們事實上已涵蓋了馬拉威北部的病患,不只是姆祖祖而已,同時因為照顧品質較佳,病人數目還在持續上升。

馬拉威醫療團的彩虹門診,成為許多馬國人民捍衛生命尊嚴的最後據點

  彩虹門診除了余團長和齊工程師兩位靈魂人物之外,還有兩位團員的貢獻也不容抹煞。其中一位是嚴屏香小姐,她負責訓練當地員工發藥、衛教、登錄等工作。在嚴姐的管理之下,彩虹門診的當地員工個個認真負責,工作效率成為醫院各部門的標竿;更犀利的是,嚴姐管藥的精準度可以到以「顆」為單位,可說是零誤差的管理。

  另一位是外交替代役男謝聰哲,他不僅是團裡的小帥哥,還有醫檢師執照,負責診所數千位病患的檢驗工作。由於收集檢體樣本已經是大工程,加上其他的工作,他經常得要忙到半夜。聰哲不僅態度認真、任勞任怨,報告更是精確無比,有空還幫醫院的檢驗員上課,表現完全超過了一個役男分內該做的事。我常想,我們這些正式編制的醫療團員認真工作本來就是應該的,但是暫時來此服役的役男能對工作如此自我期許,那才叫做國家的希望呢!

  此外,馬拉威醫療團裡最近由臺灣衛生署捐贈了一台CD4 counts檢測儀,且未來還有機會與之合作成立愛滋病研究中心,在在都顯示出醫療團的工作成果深受肯定

We Still Care!

  嚴姐告訴我,愛滋病患得知自己染病時常會心生排斥而不肯服藥,甚至相信巫醫,直到病況惡化才來到彩虹門診。這些病患都還是壯年,人生才剛開始,許多人更是家中的經濟支柱,如果給他們一點小錢,那只不過是小慈悲,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因此嚴姐對於每個病人都不厭其煩地給予衛教觀念,告訴他們要好好服藥,深恐斷斷續續的治療很快就會產生抗藥性。

  事實上,馬拉威的人民實在太窮了,而Free ARV Clinic也只能提供第一線的藥物,一旦抗藥性產生,病患也負擔不起自費購買替代藥物,很快就會死亡。彩虹門診標榜的是:We Still Care!表明無論情況多糟糕,我們仍然在乎他們、給他們希望,而多數病患也都非常願意配合。在這些病人當中,知識分子並不在少數,有的是老師,有的是政府官員,只要對他們建立起正確的衛教觀念之後,還能進而影響其他病患。這種讓希望逐漸擴散的工作,嚴姐是越做越來勁,她說:我們永遠不放棄!

  在基督教的信、望、愛教義中,以愛的力量最大,在這些為愛滋病患謀福利的勇者中,我看到了他們對工作的熱愛,對神的敬愛,以及不分種族膚色,對悲苦生命的慈愛。正是這種大愛精神,讓他們孜孜不倦,永不止歇。愛在愛滋蔓延時,此之謂也。

推動愛滋病防治需要極強的奉獻信念,圖為嚴屏香小姐教導馬國工作人員操作電腦系統(該工作人員亦為愛滋病患)
 

青年進行曲  友誼無國界─國合之友大串聯

圖/駐薩爾瓦多技術團役男 黃建智

 

  為強化曾來台參加國合會研習班學員及碩博士班計畫之返國外籍生的向心力,同時凝聚學員與外籍生支持台灣的力量,國合會特於12月1日及2日於薩爾瓦多首都聖薩爾瓦多市舉辦「第一屆中美洲暨加勒比海區域台灣國合之友會年會」。此次年會選擇由薩爾瓦多做東是有原因的,「薩爾瓦多台灣國合之友會」自成立以來運作績效卓越,會員參與活動率高且動員能力強,因此成為台灣國合之友會的楷模,所以本次年會選定於薩爾瓦多舉行,希望能進一步建立辦理區域年會的標竿作業模式, 提供平台給各個國合之友會的會長或代表們進行橫向聯繫與經驗交流 。 

  本次年會邀請中南美洲及加勒比海區域已成立台灣國合之友會的會長或代表參與,共計有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巴拿馬、宏都拉斯、聖文森、海地、多明尼加、哥斯大黎加、聖克里斯多福、貝里斯、尼加拉瓜等11國。開幕式首先由台灣駐薩爾瓦多侯清山大使、國合會胡惇卜副秘書長及薩國國合之友會會長Sandra Argueta女士分別致歡迎詞,緊接著由各國代表分享該國辦理國合之友會的經驗與對未來之規劃。

  由於國合之友會的成員們均曾在台灣這塊美麗的土地上生活求學,因此對台灣文化都有基本瞭解,其中幾位在台灣生活時間較長的代表甚至能以簡單中文或台語對話,因此會場交雜著西文、英文、中文以及台語,場面熱鬧有趣。

  各國代表除了在會中介紹各自國合之友會的活動情形、進行經驗分享並提出未來願景外,同時也對於國合會提供各項訓練研習班的做法表示肯定, 更對受訓返國後仍能透過國合之友會的管道繼續與台灣保持聯繫,並與其他學員進行經驗分享的機會表示感謝。

  為了讓與會代表對未來各個國合之友會的聯繫有更緊密的溝通,因此特別於下午安排約兩小時的腦力激盪時間。經過熱烈討論後,各國代表在侯清山大使與國合會胡惇卜副秘書長的共同見證下,表達成立跨國之TaiwanICDF Alumni Society 聯盟(Federation)組織的意向,並共同簽署合作意向書(Letter of Intent),達成下列4項共識:

 
貝里斯國合之友會副會長Cynthesia Castillo女士(右)在國合會胡惇卜副秘書長(左)的見證下簽署合作意願書。

•與會代表同意籌組成立一個跨國之TaiwanICDF Alumni Society聯盟(Federation)組織。
•台灣國合之友會聯盟之總部暫先設於薩國,未來將由各國輪流擔任地主國。
•同意由 11國的國合之友會代表先成立一個工作小組,並於3個月內擬出聯盟章程。
•聯盟將開放成員相互間的各種合作。

  此次參與年會的各國國合之友會代表亦於12月2日上午參訪駐薩技術團位於首都北方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Nueva Concepcion工作站,各國代表除透過簡報瞭解技術團目前的工作外,技術團的施安和專家亦帶領與會代表參觀三個推廣戶的蔬菜及果樹示範田,實地了解台灣協助薩國種植甜椒、玉米、木瓜、番石榴的成果。

  最後,與會代表於晚間前往技術團烤肉並歡唱卡拉OK,在熱情的西班牙歌曲催化下,每一位代表再也按捺不住體內的舞蹈細胞,紛紛起身互邀大跳熱情曼妙的salsamerengue舞,而年會活動也在這一片歡樂氣氛中畫下圓滿句點,同時也預約了第二屆年會的再相聚。

 

海外見真情  為了知道與思考-民間考察團在宏都拉斯

圖/業務企劃處 顏銘宏
 

  為了讓國內民眾親身見證台灣從事對外援助工作的績效,本會特籌組「援外績效民間考察團」,邀請知名作家吳淡如小姐與三位公開招募的民眾前往宏都拉斯了解各項援外工作的實況與成果。在短短十天的考察行程裡,考察團成員從首都走到到鄉間,深入宏國人民的生活,了解他們的生活面貌,也了解台灣如何協助他們改善生活、改變未來!

為什麼而來?

  在美國等候轉機前往中美洲時,接到宏都拉斯技術團黃天行團長的電話,團長說有一個颶風朝著宏都拉斯而來,飛機可能沒辦法直接到宏都拉斯而必須先在薩爾瓦多待一夜,所幸後來颶風轉向,沒有影響到既定的行程。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小插曲,讓我想起到底為什麼要大老遠的帶著台灣民眾到宏都拉斯來考察,我想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希望透過親臨現場的經驗「讓人知道讓人思考」:讓人知道國合會的援外預算到底都做了什麼工作?對於受助者有什麼幫助?對於台灣參與國際社會有什麼意義?也讓人思考這些工作的價值在哪裡?為什麼要幫助遠在地球另一端的陌生人?這樣的工作值不值得繼續投入?帶著這些問題,考察團員們背起行囊、邁開腳步,前往宏都拉斯展開即將讓人改變印象開拓視界的一趟行程。

 

在貧窮中奮「泳」求生

  宏都拉斯是中美洲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許多人民的每天所得不到一美元,工業與服務業都不甚發達,農業還是主要的經濟活動。在宏國期間,考察團透過技術團的安排前往輔導戶的家中拜訪,了解國合會的輔導計畫對他們有什麼助益。其中有一位加入養豬計畫的農戶Reina,相當歡迎我們這一票從台灣來的客人,因為在她的生命裡,台灣人代表著希望與未來。

  Reina住在相當偏僻的鄉間,大夥兒搭著四輪傳動的小貨車,走過顛簸不平的路面,來到Reina的家中探訪。Reina說她過往的生活總是被貧窮逼的窘迫不堪,她曾經因為身無分文無法讓生病的女兒就醫而失去了一個孩子,她的親友們也因為貧窮而無能伸出援手。一直到加入技術團的養豬計畫後,Reina才能在貧窮困境中勉力求生,她說:「以前的生活像是被貧窮給淹到鼻子般讓我無法喘息,現在有了台灣的幫助,我已經學會在貧窮中游泳求生了!」

  團員們問Reina生活改善後最想做的事是什麼,她說只想讓自己的孩子們平安長大,讓他們有書念有飯吃。在講這些話時,Reina的15歲女兒Melisa正在張羅全家人的午餐。Melisa是Reina的驕傲,在學校是個功課優異的學生,在家是個乖巧聰慧的女兒,Reina認真地照料著從技術團帶回來的豬仔,為的只是日後能賣個好價錢讓Melisa繼續受教育,徹底擺脫貧窮的糾纏。在Reina堅毅的臉上,看得出來她對於台灣讓她有能力照護孩子的感念,看著她認真地清掃豬舍餵養豬隻,我想她對於未來或許並不因此而樂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已經不再悲觀!

Reina(左)和Melisa(右)在技術團的協助下,重新展開和貧窮對抗的生活。

給一個希望

  援助的工作永遠是事情太多資源太少,因此必須透過資源的整合與合作,發揮最大效益來削減貧窮。由於宏都拉斯技術團的專業技術與執行效率深獲肯定,因此美國第五大的救援組織Food for the Poor(FFP)也尋求與技術團的合作,由FFP提供資金,技術團提供養殖吳郭魚的技術與魚苗,教導當地人民養殖吳郭魚販售增加收入,同時也將吳郭魚送到由FFP神父所設立的「貧窮食堂」,作為食堂中貧童的營養來源。

  考察團抵達貧窮食堂時正好是孩子們的午餐時間,遠遠的就看到一群群衣衫襤褸的孩子們,大的帶小的、小的帶更小的,在食堂外面排隊等著吃飯。考察團員們對於那副景象其實相當驚訝,因為在台灣難以想像有那麼多的孩子要為了下一餐在那裡而生愁,但是在這裡,單單只是要吃頓飯都是個問題。

  在探訪貧窮食堂時,有人不經意地拿出餅乾分給孩子們,不料這個舉動竟然引起一陣騷亂,小孩們爭先恐後地搶著要餅乾,大的把小的推開小的把更小的遺落在地,為的只是爭搶那一包無足輕重的餅乾。這番光景不免讓人擔心起孩子們的未來,以後是不是可能為了一餐飯或一塊錢而落入犯罪的淵藪。

貧窮食堂中的孩子們其實要的並不多,只想在該吃飯的時候有飯吃而已

  其實所有援助者能給予受援者的最大幫助莫過於給予他們「希望」,就像貧窮食堂裡的孩子一樣,當他們為了要去哪裡找下一餐而掙扎於街邊乞討時,若能夠即時給予他們紓困,至少就多拯救了一個孩子免於淪落犯罪之中。更重要的是,紓困只是一時的,透過教導宏國人民自力更生的能力,不僅可以協助他們自己的孩子脫離飢餓,更可以一舉擺脫貧窮世襲的處境。

世界是平的嗎?

  宏都拉斯是古代馬雅文明廣袤地域的一部份,古馬雅文明禁不住歷史巨輪的牽引,緩緩走向時間的過往,只留下層層疊嶂的神廟宮殿,讓人們從中嗅得一絲絲古文明的壯盛樣貌﹔宏都拉斯卻是跟不上時代的腳步,勉力要在貧窮困境中掙扎奮鬥,鄉間處處是灰暗斑駁的土泥屋,讓人無法否認這個國家的落後待舉。其實台灣的優渥環境常常會讓人不自主忘記世界其他角落的不堪生存狀況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Thomas Friedman大呼世界現在已然是平的,但是來到宏都拉斯後,我不禁要為這個說法加上一個問號,因為貧窮食堂裡的孩子們提醒著我:地球依然是圓的,因為人們站在一方永遠也看不到另外一方,當我們大談全球化資訊化的同時,卻有人因為身無分文而目送自己的孩子死去,有孩子為了溫飽而在街邊徘徊,這種反差應該足堪作為我們是否要繼續投入援外工作的最有力回答吧!

  知識充電站  台灣「政府開發援助」的永續策略:
       以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為例
/國合會助理秘書長 
 

一、國際合作發展工作的過去與現在

  在現今的國際關係中,已開發國家提供予開發中國家的外交援助已然成為相當重要的一個領域,而為了區別於帶有施捨意涵的「援助」字眼,目前已統稱為「國際合作發展」(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operation)。一般來說,一個國家的「國際合作發展」工作往往取決於其外交政策的方向,而會投入其中的原因不外乎三點:第一、維繫國際關係與國際經濟的運作;第二、擴展政治勢力以獲取政經利益;第三、提供必要之人道協助。

  「國際合作發展」工作肇始於1940年的「杜魯門主義」(the Truman Doctrine),隨後並由布列頓森林體制( Bretton Woods Conference )延伸出諸如國際貨幣基金(IMF)以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等國際金融體系,一直到1947年的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以及日後成立的國際發展協會(IDA)以及發展援助委員會(DAC),形塑了現今國際合作發展工作的大致樣貌。

  事實上,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伊始,國際合作工作的內容在不同時代有不同的意涵與重點。受到冷戰的影響,1950年代的國際合作事務著重於圍堵共產勢力的擴張,及至越戰爆發為止,所謂的國際合作皆僅注重「軍事安全」的面向。直到冷戰後期,許多亞非國家紛紛透過聯合國的機制向已開發國家施壓,要求縮減國際社會的貧富差距並將焦點置於經濟事務之上。到了1970年代,相關訴求已轉而為要求優先滿足人民的基本需求,並進一步演變至1980年代的「人類安全」與「發展」議題。進入1990年代後,國際社群已然將目標轉向「和平」與「互助」,透過多元互動與多邊主義增進國際社會的總體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的歷史演變進程中,已開發國家被要求對於國際社會的發展不均負起更多責任,並藉由國際合作的方式來推動經濟事務的發展。更重要的是,隨著聯合國於2000年發表「千禧年發展目標」(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MDGs )後,過往的外交援助已然轉化為已開發國家的責任與義務,國際社群也逐漸將發展議題放在討論的最優先順位,而台灣走過了接受美援而茁壯的年代後,也正好接合上了這一股國際合作發展的世界潮流,透過「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參與建設國際社會的工作......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