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
 
加入會員 取消訂閱

中華民國九十四年六月十五日 

圖示 編輯悄悄話 踏出打造新世界的第一步
圖示 好康搶先報 台灣對外技術援助45週年慶系列活動
圖示 第一手報導 開拓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的商機
圖示 影像萬花筒 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尋找歷史的遺緒
圖示 國際新鮮事

世界上眾多窮困人口甚為仰賴漁業資源

圖示 駐外傳真機 搏感情,拼外交
圖示 青年進行曲 探索技術合作的真諦
圖示 海外見真情 救災,從心開始
     
國合會簡介業務範圍海外商機合作國家國合之友會出版品新聞稿網站導覽試閱電子報
  編輯悄悄話 踏出打造新世界的第一步


  八大工業國(G8)日前在英國首都倫敦集會達成協議,同意豁免全球最貧窮的十八個國家積欠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與非洲開發銀行的四百億美元鉅額外債,以協助這些國家擺脫貧窮與低度發展的困境!對於長久掙扎於貧窮漩渦的發展中國家而言,四百億美元的外債豁免可能僅是杯水車薪,但是此舉不能不視為是國際社會對於協助落後國家擺脫歷史宿命的一個重要起點。因為外債的免除,標誌著負債國家不必再背負著沉重的包袱,吃力地在發展路途上蹣跚而行,繼而搭配上各個國際組織及先進國家的協助與支援,相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落後國家始終落後的困境,因此外債的豁免實可說是國際社群踏出打造新世界的第一步。

  就此而言,我們實有必要了解重要的國際性金融機構的下一步將走向何處,探究出台灣在國際社群打造新世界的過程裡將站在什麼位置。因此,我們特於本期電子報請到曾擔任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資深顧問的本會胡惇卜副秘書長,為我們介紹歐銀的概況,讓讀者們有機會一探這個年輕的國際金融機構的工作內容。

  此外,本期的「影像萬花筒」刊出由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團所拍攝的精采攝影作品,顛覆一般人總以為非洲一定是個黑色大陸的印象,讓聖多美普林西比這個島國呈現出一個湛藍深邃、波光瀲豔的非洲。小編要提醒大家,欣賞完精緻的攝影手札後,別忘了到駐聖多美醫療團的部落格網誌瀏覽更多的炫麗攝影喔!

 

好康搶先報 台灣對外技術援助45週年慶系列活動

文/技術合作處 高小玲
 

  45年的光陰,對於人生的歷程來說,是該沉澱與再出發的時刻。

  憑藉著一股相信「世界可以更好」的熱情,我們送出一批又一批的駐外技術團員、外交替代役男以及海外志工,到陌生的異鄉土地上為友邦人民實現夢想。一路走來,這批代表台灣參與國際合作事務的無名英雄,交出了一張張豐碩精采的成績單,不僅為合作國家帶來了更好的生活,也為台灣打造了最光彩的國際形象。對於這樣的成就,我們要邀請您一起來見證喝采,透過我們精心擘畫的攝影展、文物展、紀念活動以及寫作繪圖比賽,一起重拾45年來的璀璨光華,也一起打造下一個更為斑斕的45年。

一、成果觀摩展

時間:2005/7/4 () ~ 2005/9/30 () 9:00 am - 12:00 pm(週末不開放)

地點:總統府一樓迴廊 (請攜帶身份證或護照免費入場)

 

二、總統府廣場活動

時間:2005/8/7 () 9:00 am -16:30 pm

地點:總統府前南廣場,現場設置互動式攤位並有來自非洲及中南美洲舞蹈團體表演

 

三、全民心得寫作及繪圖比賽

活動期間:2005/7/4 ()~2005/9/30 ()

最高獎金:新台幣10,000

活動詳情請點選此處

 

指導單位:外交部(MOFA)

主辦單位: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TaiwanICDF)

 

 

第一手報導 開拓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的商機-專訪本會胡惇卜副秘書長

採訪/業務企劃處 顏銘宏
 

問:您曾擔任歐洲復興發銀行(歐銀)的資深顧問,請您先為讀者分析一下歐銀是怎麼樣的一個機構台灣與歐銀的合作契機在哪裡                      

答:歐銀成立於1991年4月15日,總部設在英國倫敦,成立宗旨在於協助前蘇聯十五個共和國(含波羅的海三小國)、波蘭、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亞、保加利亞、阿爾巴尼亞、前南斯拉夫等東歐國家合共27個受援國家,積極推動經濟轉型發展的工作,透過金融和財政手段來幫助這些國家轉型。由於歐銀是一個相對來說較為年輕的政府間國際組織,加上美、歐、日等主要捐助國家尚企圖為前述的27個國家奠定民主政治的基礎,因此歐銀最特殊的地方在於:除了關切各受援國經濟建設事務之外,並欲兼顧帶動政治體制上的民主轉型,因此我們看到了像是去年所發生的喬治亞「玫瑰革命」及烏克蘭「橘色革命」等民主運動前仆後繼,可以說是歐銀在間接促進民主建設方面的成效。

本會胡副秘書長百忙中接受專訪,暢談台灣與歐銀的合作概況。

  至於談到台灣與歐銀合作的契機在哪裡,我想所謂的合作當然與雙方的意願和意向很有關係,更植基在長期以來持續不懈的努力,其實歐銀的大門已經向台灣敞開,台灣不宜劃地自限而應再接再厲地去廣泛接觸。我前面提到過,歐銀是一個相對來說較為年輕的國際金融投資組織,因此他的實務運作彈性和變通較大,對於自身的設限也比較少,這也是為什麼台灣目前擁有相當多機會的原因。就此而言,雖然台灣並非歐銀的正式成員國之一,但是歐銀基於設立的宗旨係為幫助其受援國家進行轉型,我們只要能夠把握住協助前述的27個國家的基調─在政治上刻正邁向民主化,以及在經濟上亟待融入全球自由市場的體系─歐銀自然會非常歡迎台灣成為他的夥伴。是故,在這樣的前提下,台灣得以用「捐助國」的身分來參與歐銀的工作,其間無窮的商機及為數眾多的投資案件,都是可以再去設法發掘的。

問:那麼歐銀與歐盟之間的關係要如何去定義呢?

答:歐盟其實廣義上是一個涉及歐洲長期整合的機構,其工作業務範疇包含種種經濟的、政治的、法律的、社會的及文化的層面。歐銀則是一個專責於金融和財政領域的組織,藉由金融手段來協助其受援國,是一個促進各個層面整合的金融性工具。可以這麼說,歐銀是用來追求一個締造「和平的歐洲」的工具,藉由歐銀在推動民主政治以及經濟自由上的努力,逐步化解歐洲內部的各種分歧、對立、衝突的因子,縮短西歐和歐洲其它區域的差距及距離。

問:歐銀今年的年會甫於日前落幕,今年的會議主題為「搭建橋樑 促進繁榮」,希望藉由各援助國的共同努力,協助中、東歐會員國發展自身的市場力量,您覺得在這樣的前提下,台灣要如何找到自己在歐銀的位置?

  答:台灣想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必須要先有自己的一套策略,對歐銀本身以及其欲協助的對象有一個通盤徹底的了解,否則所能創造的附加價值將會非常地局部或有限。就國合會的角度來說,由於歐銀工作範圍所及都是與台灣沒有邦交的國家或地區,而國合會目前的主要工作在於協助邦交國家或是友好國家,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確實還有相當多可以去開發的地方。特別是國合會已經和歐銀建立起長期的實質合作關係,不僅可以在既有的基礎上去繼續推動轉融資以外的工作,希望還能夠逐漸突破目前扮演歐銀跟隨者(co-lead)的角色,進而去擔負主導一些計畫與方案的主導(lead)角色;同時能夠和國內的產業界有更緊密的互動,尤其要著重在商機的掌握及潛在市場的探尋,讓台灣與歐銀的合作項目與範疇可以更多元化。茲舉一例,歐銀的受援國在經濟轉型過程中會經歷需要機器設備全面汰舊換新的階段,我們大可嘗試著去打開該區域廠商更新機器設備的租賃市場,爭取新的商機及開闢新的客源。

問:目前歐銀的重要工作項目之一是「ICT產業」的發展,作為資訊產業的大國,台灣應如何推展這項工作?

答:談到ICT產業的發展,主要的針對目標當然還是中小產業,而這一塊工作對於歐銀的業務也有越來越重要的趨勢,而台灣作為資訊大國,當然是有相當豐富的機會與競爭力優勢。我們把範圍放大一點來看,歐銀截至去年為止,總共通過了80萬筆的中小企業貸款,總額達到了32億歐元。另外在歐銀的投資經營績效方面,去年由歐銀主導的聯貸投資案件共有129件,總投資金額達到129億歐元,當年度的淨利就有29千萬歐元詳細資料請參照附表。因此,歐銀的潛在商機是相當龐大的,而且歐銀所及的區域包括東歐、中亞及高加索地區,這些都是台灣的企業過去難以深入的地區,藉著與歐銀的合作,不僅可以擴展台灣企業的利益,也可以延伸台灣的影響範圍。

歐銀投資經營績效

2000∼2004

2004
2003
2002
2001
2000
1991∼2004
主導聯貸投資案件數
129
119
102
102
95
1,140
歐銀自籌資金(百萬歐元)
4,133
3,721
3,899
3,656
2,673
25,323
引進資金(百萬歐元)
8,799
5,307
4,862
6,212
5,188
53,218
聯貸總投資金額(百萬歐元)
12,932
9,028
8,761
9,868
7,847
78,542
當年淨利(百萬歐元)
298
378
108
157
153
------
資料提供:胡惇卜 先生/製表:顏銘宏

問:台灣數家民間銀行與歐銀有「貿易促進計畫」的合作關係,請您分析一下這項合作計畫對台灣的進、出口商有什麼樣的實質幫助?有哪些地方是可以善加利用的?

答:對於「貿易促進計畫」或稱「貿易便捷化」的推動,我個人在歐銀服務期間有相當的參與與貢獻,充分發揮穿針引線及聯繫搭橋的作用,促使國內的八家銀行與歐銀簽約成為該一計畫的「保兌銀行」。事實上,「貿易促進計畫」的精神即在於開展自由貿易,藉活絡商品進出口及開發新市場,讓歐銀的27個受援國家加速融入全球自由市場經濟體系。在這整套計畫之下,歐銀透過人才培訓、資金借貸及入股等經營手法,扶植受援國的當地銀行成為其「開狀銀行」,並由歐銀針對這些銀行所開的信用狀提供百分之百的擔保,使他們能夠逐步與世界市場接軌。就此而言,台灣的出口商要與歐銀的受援國家做生意時,為了確保出口商品可以收到貨款,即可借重歐銀的保兌機制,透過國內加入其「貿易促進計畫」的銀行,獲得歐銀的保障,而這些我國內銀行也因為有歐銀擔保,便能夠放心為台灣廠商提供保兌服務。如此一來,從事貿易的不確定性自然消弭,進而達到促進貿易關係的成效。

問:台灣與歐銀的合作關係還有那些部分是尚有開發空間的?您對於國合會與歐銀的合作關係有什麼樣的期許?

答:由於國合會與政府的關係是相當密切的,國合會理當在我國涉外事務方面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就與歐銀的合作關係而言,除了要持續在國際金融投資業務上著力推展之外,由於歐銀將台灣視為一個相當重要的捐助國家,當務之急應該積極思考如何運用台灣所提供的捐助資金,為台灣的工商企業界進軍歐銀的27個受援國家鋪路,把歐銀的商機大量引進台灣。另外一方面,歐盟的東擴也為台灣廠商帶來更大的發展空間,而國合會與歐銀的合作關係順勢轉型的時刻已至,如今若再故步自封顯有不當,有必要進一步去研議思考相關策略性事宜。

  影像萬花筒 在聖多美普林西比尋找歷史的遺緒

文/外交替代役男 楊昆澈

圖/駐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團

 

Um Pais Perdido」。(葡萄牙文:一個迷失的國家)

  這是某一天我跟老師說我想知道聖多美普林西比的歷史時,他的第一句話。

  聖多美的確是個小島,葡萄牙人在14701221日發現了聖多美島(Ilha de Sao Tome);接著在西元1471117日發現了普林西比島(Ilha de Principe),在這之前,這兩個島都是西非幾內亞灣內的荒島。受到殖民歷史的洗禮,聖多美境內處處是充滿歷史淵源的遺緒。透過鏡頭,我們希望可以記錄下最真實的聖多美普林西比,一個位處西非幾內亞灣的世外島國。

擺脫殖民歷史的包袱,聖多美普林西比的新生代正大步邁向嶄新的未來!

 

相關連結攝影手札全貌 ( PDF)

      聖多美普林西比醫療團部落格

閱讀PDF檔案,請先下載Acrobat Reader

 
  國際新鮮事 
編譯/業務企劃處 顏銘宏
 

2005/06/07 世界上眾多窮困人口甚為仰賴漁業資源
2005/06/06 美洲開發銀行宣布提供補助以促進社區文化成長
2005/06/10 世界銀行協助布吉納法索對抗愛滋病與瘧疾


世界上眾多窮困人口甚為仰賴漁業資源

聯合國糧農組織主管漁業資源之助理幹事長Ichiro Nomura於一次專訪中表示,漁業資源業已成為全球數百萬人口在推動發展、消弭貧窮以及供給糧食上的重要憑藉。Nomura指出,捕撈漁業及養殖漁業主要在三個方面支撐著糧食安全:增加糧食供給並提供高營養價值的動物性蛋白質、作為其它糧食匱乏時的替代品,以及增加人們的收入以購買其它種類的糧食。就此而言,漁業資源對於一些發展中國家尤其重要,特別是島國以及沿海的區域,因為這些地區的人們有超過一半的動物性蛋白質攝取源來自魚類。除此之外,漁業更有助於確保貧窮的消弭,因為全球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漁民生活於發展中國家,由於這些地區缺乏社會安全與失業救濟的機制,因此漁業活動可以作為最終的「安全網」機制。然而,如此賦予漁業活動特殊價值的做法亦是利弊互見,因為可能同時帶來過度開發漁業資源以致漁源枯竭的後果。

詳細新聞內容請見
http://www.fao.org/newsroom/en/news/2005/102911/print_friendly_version.html

 
美洲開發銀行宣布提供補助以促進社區文化成長

美洲開發銀行的「文化發展計畫」日前宣布了45項創新計畫的補助獲得者,這些計畫由26個國家的非政府組織所執行,主要是透過訓練、恢復傳統、保存文化遺產以及教育年輕族群等方式推動文化發展。每一項計畫的補助金額從2000美元到8000美元不等,評選的項目包括其計畫的可行性、教育的範疇、資源使用的效率、募款的能力以及對於社區發展的長期影響。獲選者包含了瓜地馬拉的街頭戲院、祕魯的行動式攝影展覽暨文化遺產維護研討會,以及對於海地文化事業行政人員的訓練。事實上,美洲開發銀行的補助僅佔每一項計畫總額的三分之二,並且僅補助一次,當地的組織須自行籌措剩餘的款額並確保計畫得以延續推動。

詳細新聞內容請見
http://www.iadb.org/NEWS/Display/PRView.cfm?PR_Num=121_05&Language=English
 
世界銀行協助布吉納法索對抗愛滋病與瘧疾

布吉納法索刻正致力於發展對抗愛滋病蔓延的多面向策略,特別是防範新生嬰兒經由母體垂直感染愛滋病,同時也在世界銀行及多個捐贈機構的協助下提供愛滋病的治療。位於布國首都瓦加都古市(Ouagadougou)的聖卡彌爾(Saint Camille)醫院是境內嬰兒出生率最高的醫院,亦是布國發展愛滋病防治策略的領航機構,此外,這家醫院也專注於處理布國的另外兩大健康問題:瘧疾以及兒童營養不良。在非洲各地,出生即感染HIV病毒的嬰兒往往很快便會發病,並且在一到兩年內死亡,然而透過治療,可以有效避免孕婦將HIV病毒傳染給嬰兒。另一方面,除了愛滋病之外,兒童的嚴重營養不良也是一個棘手的問題,目前約有三分之一的兒童營養不良,較十年前的狀況更加惡化,而愛滋病的猖獗又往往是造成兒童營養不良的主要原因之一。對此,世界銀行已於2001年提供布國兩千四百萬美元的援助,這項援助屬於一項高達五億美元的非洲區域多國防治愛滋病計畫的第二部分,並在近期開啟了一個整合性的健康與愛滋病支援方案,其中的關鍵在於對抗瘧疾的同時,改善母親與嬰兒的健康與營養狀況,強化HIV病毒的防治計畫,並擴展至愛滋病的照護與治療。

詳細新聞內容請見
http://web.worldbank.org/WBSITE/EXTERNAL/NEWS/0,,contentMDK:20535677~.html
 

駐外傳真機 搏感情,拼外交

圖/駐斐濟技術團團長 張翊袖

 

  331日,斐濟農部新聞官帶著攝影記者,來到台灣駐斐濟技術團的示範農場暨農民訓練中心拍攝農民講習專輯,並由我、農民代表與推廣員接受採訪。

  這次的拍攝工作自2月開始策劃,由我和農部新聞處共同商討,選擇適當時間至團部示範農場拍攝農產品,並介紹技術團在斐濟的任務與工作。農部新聞處對此相當重視,所以我在3月下旬與農部新聞處多次接觸後,敲定31日至團部進行電視採訪。團員們商議當天可以舉辦農民講習班,一併將講習過程拍攝入鏡。不巧的是,329日下午下起大雨,我在巡視農場時不慎滑跤扭傷左腳,腳掌腫大以致行動不便,所幸未影響採訪工作。

  當天參加講習的農民共計28位,農部新聞官與攝影記者於上午8點準時到達示範農場,隨即開始進行採訪,由我說明台灣技術團在斐濟如何輔導及訓練本島與外島的農民。透過鏡頭,我試著告訴斐濟農民,台灣技術團與斐濟農部的合作,主要是希望斐濟農民獲得台灣的優良栽培技術後,在產季與非產季都能種出高品質的蔬菜與熱帶水果。另外,由於斐濟氣候適合發展花卉,技術團亦設置了0.25公頃的花圃,專門用來訓練花卉栽培技術。希望這段訪問播出後,斐濟農民都能有機會前來技術團的示範農場參觀及接受訓練,並且回去以後努力耕作,使自己成為成功的農民。

斐國新聞部的攝影記者忙不迭地拍攝技術團的成果。 筆者帶著訪賓一行人參觀技術團示範農場的花圃。

筆者向講習班農民說明甜玉米栽培技術與生產潛力。

透過新聞部的採訪拍攝,台灣技術團的豐碩成果得以呈現在斐國農民面前。

  訪問結束後,接著由團員帶領農民進行現場栽培講習,課程內容包括甜玉米種植、水稻輪作與土壤改良、木瓜矮化新技術、非產期長莖作物與不耐熱作物間作之遮陰效果,此外還有甜瓜與洋香瓜栽培法,以及觀賞植物的介紹,攝影記者將講習過程及田間農作物一一攝入鏡頭。講習結束後,新聞官訪問農民代表與農部推廣員,農民代表指出,台灣農技團使他們致富,因為技術團引進的優良技術使得單位面積產量大增,也因而增加農民收入,生活獲得改善。農部推廣員亦表示,台灣技術團熱忱、無私地提供技術與種苗,使得當地農民非常樂意接受輔導,對於耕作深具信心,事實也證明,只要依照技術團的指導認真工作,都能夠有好收成。

  此電視專輯於417日下午在斐濟國家電視台Fiji One播出,片長約15分鐘,播出後獲得當地農民的熱烈迴響,紛紛打電話來詢問訓練班事宜。事實上,台灣技術團在非邦交國工作,要獲得電視台採訪報導不是一件易事,因為彼岸會多方阻擾。這次電視專輯之製作,個人有一些心得分享:第一,要與農部上上下下多接觸,平時要下功夫聯絡感情;第二,不僅要定期拜訪農部新聞處的人員,更要主動提供團部的消息,藉由平時一點一滴的聯絡互動,累積成實質且穩固的合作情誼。如此一來,不但可以藉由當地政府新聞部門的協助將台灣技術團的工作成果散播出去,同時也可以增進台灣與邦交國之間的外交情誼。

  青年進行曲  探索技術合作的真諦
.圖/駐哥斯大黎加技術團替代役男   陳克奇
 

追逐理想的技師:技術合作會是個偉大的工作,如果是以服務的心態來做的話

  從1998年開始,技術團的陳連威技師持續執行了近6年的蘭花生產推廣計畫,這對他而言無疑是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但卻也為他贏得不少友誼。當他要離任時,許多當地人、合作的技師以及產銷班的媽媽們都感到不捨,因為陳技師帶著她們從無到有,從鬆散到組織協會,從貧窮到擁有基金,從一個月只有兩百美金的咖啡農到擁有蘭花溫室的產銷班,在這6年中協助她們走過一段從沒想過的人生路。

  因為哥國花農中並無真正的蘭花商業栽培戶,對於生產效益、均化及量化栽培等概念,亦無類似經驗與技術可供參考。因此陳技師成立了一個名為OPO(「蘭花生產組織」西文名稱縮寫)的示範產銷班,並邀請對商業化栽培有興趣、教育程度高而且有經濟能力的人籌組蘭友會。哥國職訓局在19993月的全國蘭展時,即將OPO列入輔導成功案例,不僅因為這個班首先開啟此計畫直銷獲利的示範,更在此後數年繼續擴大輔導其他小農及婦女組織、改進生產操作技術、設立循環運作基金、擴大合作單位等,也曾經協助台糖在哥國的蘭花分公司,此計畫可說是發展得相當成功。

從無到有的蘭花培植溫室,雖然設備簡單,但卻是實踐夢想的好地方。 對於教導當地婦女種植蘭花這件事,陳技師永遠是親力親為。

  事實上,產銷推廣的工作牽涉到兩種不同文化的互相衝擊。由於哥國人的天性之一就是對於向別人借錢這檔事並不感到有何不妥,甚至覺得可以不用還,所以很多人其實沒有存錢的習慣,因為她們覺得即使存了錢也很快就被親朋好友借走。某日,陳連威技師要去提醒蘭花婦女產銷班償還技術團提供她們的貸款時,經過數十分鐘的周旋後,一位婦女受不了了就說:「我下星期還你們」。但是她們積欠的金額不是小數目,陳技師不覺得她能夠一下子還清,只好詳細詢問她要怎麼還,又持續了一段時間後,看她似乎有點讓步了,就對陳技師說:「好吧!那你先借我錢來還技術團」,陳技師委婉地回應:「我怎麼能借妳錢呢?我又不是妳的爸爸!」沒想到這位大嬸竟立刻改口說:「爸爸,借我錢!」。真是令人好氣又好笑。

  有時候異國的產銷推廣並不只是推廣技術,更是一種價值觀的推廣。哥國人的天性就如同他們常用的祝福語"pura vida"一樣,喜歡輕鬆自在的生活,凡事不太講究。哥國地理氣候條件甚佳,大部分的農作物都不需太多照顧即可以長得又高又大,所以農民多半不喜歡耗工的作物。因此,這些產銷班的媽媽們並不喜歡待在悶熱的棚子中花數個小時澆水、除蟲、一顆顆地檢查蘭花,陳技師費了許多時間去說服與催促她們工作,放棄假日去巡迴探訪各個婦女班,並鼓勵她們要當個能令村里驕傲的女人。此外,更帶著她們從學習蘭花的基本知識開始到熟稔栽培技術,還幫她們找地方賣花,激勵她們努力工作,教她們要懂得存錢、記帳,這其中的辛苦實在難以用三言兩語描述出來,而這整個過程,就是在嘗試改變他們原有對工作以及生活的價值觀。

實作固然重要,但是理論知識上的溝通也是不可少的,圖為陳技師上課情形。 出了課堂後,陳技師還是亦步亦趨地跟到花圃裡觀看學員們的實際操作。

  對我而言,陳技師似乎是個衝動的行動派,什麼事嘴上剛提,等下就立刻要做。後來發現其實他許多思考都甚為細密,尤其是在處理事情與顧及人情的平衡上,幾乎都想得很周到。動作快是因為他的思考跳得很快,這個方法不行,馬上就有別的點子,我想這是在一個多變的陌生環境中工作所需要的應變能力。我個人歸納他對於技術合作的基本理念是:做自己最擅長的部份,配合其他資源,直到受援助者可以自立,就應該功成身退。

  記得《援外的世界潮流》一書中提到,「賦權」、「觸媒的角色」是援外工作者應該要注意的方向,所謂的「賦權」就是使其擁有力量、權力,不管是經濟或政治的,如果不能讓受援者自己有力量站起來,那麼所有的援助就像無根的植物般,風吹即倒。因此類似循環基金機制、良好的組織運作制度都是達成賦權的手段之一,就像陳技師在執行計畫過程中也會同時擴大參與協助的單位,因為單靠一個技術團必然有鞭長莫及之感,若能為受援者找到其他資源,將更可以讓計畫順利運行,他認為若只是擔心自己的功勞會被別的單位搶走而不找尋其他支援,是太狹隘的心態。

什麼是志工:在幫助與接受幫助之間建立起合理聯繫

  當技術團協助蘭花產銷班的生產技術達到穩定之後,銷售的問題就更形重要,而共同產銷才是對婦女班最好的方式,於是,具有舉辦國際展覽經驗的志工曾惠怡就這樣來到她們當中。惠怡從一開始向工人學習照顧蘭花,到後來變成要求工人該如何照顧蘭花,並跟著工人週六輪流值班留守溫室。有幾次工人偷懶,她就說:「你不是教我早上要開溫室的風扇嗎?那你怎麼還沒去?」幾乎每次蘭花展售會,從事前的排班人員、銷售蘭花調度,到場地佈置、會計製作等等,都由她帶著婦女班一起完成。我去幫忙過幾次,惠怡幾乎都會早到,總是很仔細地思考場地的佈置,包含看板的位置、展示的架子、擺放的美感等等,都相當用心。

  因為產銷班的婦女們都沒做過生意,因此惠怡會給予一些有助於銷售的建議,例如蘭花可以配合肥料一起賣、每盆花上要寫標價、註明照顧的方法等等。惠怡相當認真地工作,她不僅要考慮所有產銷班的狀況擔任全面性的決策角色,更要在有人不願意償還貸款的時候,向她們說明這樣將會讓整個基金回流的制度難以運作。

  有些人認為擔任志願工作者就是我想怎麼上班就怎麼上班,完全不需考慮服務單位的性質;或是以為志工就代表有權利偷懶、有理由做得比別人差。這是因為他們都誤解了志工的本質與真諦,以為志願工作是「我施捨」,但其實真正的志工精神是「我服務」;或是以為服務的過程是「憐憫的給予」,但其實真正的志工稟持的是「專業的態度」。可惜不少志工在一些內在、外在因素的影響之下,難以發揮志工的價值。不過,我在惠怡身上看到我所認知的志工:個子小,但有力。

 

  就此而言,理論常常告訴我們要以受援對象的需求為主,但是如果受援對象提出不甚合理的要求時,我們該如何因應?倫敦學派哲學家Peters提出教育的三大規準:合價值性、合認知性、合自願性。由此來看,技術合作的過程也是一種教育,倘若病童不願吃藥、小孩想要開車,我們能夠遵照辦理嗎?如果技術合作的目的在於提升技術、改善生活,即使是要做一些痛苦的改變,還是要繼續做下去的。

  當然,我也不認同一廂情願地決定對方該接受什麼幫助,但到底是援助國過分主觀地執行援助,還是受援國不肯改變,必須要視個別情況而論,我想,只有與受援對象實際接觸,從他們的生活中才能體會何者才是最適合的援助。

嬌小的身軀卻有巨大的力量,圖為志工曾惠怡攝於寄宿家庭之前。

  有時候最適合的幫助隱藏在最不起眼的地方。過去我在台灣國際醫療行動協會(iACT)擔任理事的時候,協會執行一個南印度藏人社區之健康講習與公共衛生調查計畫,那個社區是由流亡的藏人所組成的,多數人都住帳篷,鄰近沒有醫院,醫療資源相當缺乏,協會剛成立不久,經費不多,辦完健康講習之後想把剩下的一些經費用來協助當地兒童。買藥品,不夠消耗;建醫療設施,當然不足。經過細心調查後,發現兒童的許多疾病都來自於受傷的腳,於是協會最後決定,把所有的錢都用來幫每個小朋友買一雙鞋,這就是在幫助與接受幫助之間建立起了一條合理有效的聯繫。

追求自立的蘭花婦女班:再多的協助,還是要讓他們自己能夠接手

  為了產銷班的永續發展,惠怡在服務期滿離開哥國前,找到其中一個婦女班成員Maria Edith Rodriguez Rojas來擔任她的協調角色。當時婦女班正在積極籌組成為一個正式的協會並且第一次受邀參加2004年的全國蘭展(一年一度哥國各大蘭花生產販售商的蘭花展覽及銷售活動),在蘭展之後,我在惠怡協助下訪問了這位女士。

  Edith表示,參加全國蘭展對婦女班的宣傳工作非常重要,因為那裡是有大量販售機會的好賣場,但是因為這一次的參展作業時間非常倉促,而且缺乏準備資料與展品的經驗,所以本次並沒有在展場銷售蘭花。不過,藉由這次展覽可以學到別人怎麼展示、賣花,不僅可以互相交流經驗,同時也了解各式蘭花品種,清楚市場及消費者的需求。這些原本對蘭花一無所知的媽媽們,經由計畫合作而成了栽培高手,透過全國蘭展的機會更讓她們視野大開,可以說她們正在慢慢學習成長並獨立運作。

  在組織發展方面,Edith認為,組成協會後的最大問題是婦女們不習慣假日還要工作,例如展覽是很好的銷售時機,但期間多為假日,而鄉間文化多半認為太太常常在外工作代表家庭不和協。然而,由於現在消費水準越來越高,老公賺的錢並不夠花用,儘管一棟溫室可以賺的錢跟先生在外工作所得一樣多,但是有些先生仍是反對太太賣花。就此而言,技術轉移並不難,社會價值觀才是真正難以扭轉的。

  事實上,Edith初加入產銷班時並不懂蘭花,但是技術團的訓練與經驗傳承讓她很快就進入狀況,而現在將要成立正式組織,應該可以得到政府更多的協助。她相信,整個產銷班可以像是個小公司般運作,而且對婦女班會很有幫助,因為有了土地的擔保,大家比較會有信心繼續走下去並償還貸款。她很肯定蘭花計畫,從中學習到很多也獲得很多經驗,特別是做了行政代表後,不僅要負擔更多責任,必須獨立決定事情,並且鼓勵組織的每個成員勇於負責。

 
從接受協助到自立自強,圖為蘭花婦女班參與蘭花展所設計的展場佈置。

  從陳連威技師到志工曾惠怡,再到追求自立的蘭花婦女班,我看到了所謂的技術協助其實是充滿人性的。因為技術協助成效的良窳,取決於是否有同時進行觀念的溝通與價值觀的推展,唯有深入了解當地人的生活方式之後,再選擇適合的方法來漸漸改變他們的想法及習慣,將「改善生活」這件事變成他們自己的責任與期望,我們只是提供協助與支援,如此才能建立起可長可久的技術合作成效。

  海外見真情 救災,從心開始
圖/駐哥斯大黎加志工 陳宛菁
 

  難得偷閒的周六下午,花了點時間整理今年以來陸續拍攝的照片,對我來說,照片是記憶的濃縮,一張照片、一個故事,點點滴滴記錄下生命中不同的場景。在一個命名為「分衣送糖」的資料夾裡面,我找到今年一月時參與水災救援工作的回憶。

  哥斯大黎加的氣候只有乾濕季之分,連綿的傾盆大雨,通常從四月底聖周 (Semana Santa) 過後一路下到近年底的11月,而從12月至隔年的4月,是較為晴朗炎熱的乾季。然而,今年1月起,雨就反常地大大小小滴個不停,Sixaola 河的河水,就在大家輕忽大意之下,漸漸地暴漲起來。

突如其來的大雨,把山上的居民都給逼到了山下來,連剛出生的小寶寶也只好趕快逃難。

  第8屆的國合會海外志工於15日才到服務單位報到,還沒來得及適應環境,大雨和暴漲的河水,已經將山裡面的居民給逼到了Bribri 鎮上的居民活動中心集合。連日的大雨,淹沒了低漥處的房子,縱橫四竄的土石流壓垮了山坡下的屋舍,倉皇離家的居民們,只來得及帶幾件隨身的換洗衣物。國際紅十字會帶來的臨時海綿睡墊,七橫八豎地排滿了Bribri 鎮上的居民活動中心,小小的活動中心內,擠滿了將近二十幾戶的家庭。

  在滂沱的雨勢下,大人們忙著冒雨回家,搶救尚未被土石或是大水沖走的家具衣物,因此緊急收容中心內只留下老幼婦孺。那天夜裡,我拉著新來的志工Julia 和妍伶,去收容中心看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踏入中心,進入眼簾的是哭鬧不休的小小孩,而大一點的孩子們,則成群結夥的滿屋子亂跑尖叫,老人家無助的呆坐在海綿墊上,空氣中還瀰漫著大雨過後潮濕發霉的味道。

  外頭的雨依然滴滴答答的落不停,緊急連絡中心的負責人Victoria太太,一臉疲憊地告訴我,雖然紅十字會送來了米、紅豆、保久乳、罐頭等基本糧食和床墊,緊急收容中心的人員也已經大致組織起來,分成了數個小組分別負責打掃、煮飯和照顧在緊急收容中心內的孩子們,但是很多家庭都是前天夜裡倉卒的離家,很多人都沒有足夠的換洗衣服,有些人一件衣服已經穿了兩三天,乾了濕,濕了又乾,汗漬和雨水的反覆浸潤,讓整個緊急收容中心瀰漫著一股黏膩而酸腐的怪異味道。幸運的是,我手邊還有聖荷西國語教會先前陸陸續續募集捐贈的二手衣物,於是趕緊跟Victoria太太約好了時間,準備把剩餘的衣物,發放給需要的居民們。

  大雨隔天特別起了個大早,雨停了,天也放晴了,久違的太陽終於露臉。我、Julia 和妍伶拖著大大的黑色塑膠袋,三個人有點滑稽的穿過Bribri 的中心地區,準備拿到臨時收容中心去。經過鎮上的超市時,我腦海裡突然浮出昨夜小小孩們在緊急收容中心裡哭鬧不休的臉,還記得大學時教兒童心理學的老師曾說過 : 「年幼的孩童對於外在環境的劇烈轉變,總是充滿恐懼和不安,但由於幼童無法用確切的言語表達自我的感受,因此恐懼總是轉化為哭鬧不休,或是黏膩依附家中年長者等動作。」對照現狀來看,哭鬧不休的小小孩,滿屋子尖叫亂跑的大孩子,印證了兒童對於災變的適應力最差,然而大人們光是搶救家當都來不及了,哪還顧得了孩子們纖細敏感的情緒感受呢?

  食物、衣服、安全的住所都無法安慰孩子們受到驚嚇的情緒,那什麼可以安慰這些小小孩呢 ? 突然間,「糖果」兩個字就這麼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我心想:「對耶 ! 哪一個小孩子會不對糖果展開笑臉的呢?」於是我趕緊衝進超市內,在少得可憐的糖果架上,買走了最後一包的棒棒糖混合包。

小孩子們人手一枝棒棒糖,水災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 棒棒糖的威力,連大人們都抵擋不了,跟在小孩子身後排起隊來。

  抵達緊急收容中心時,大人們已經陸陸續續準備趁著好天氣回家打掃房子,檢視受災後的狀況,緊急收容中心裡依然只留下大大小小的孩子們。我們分成兩組,先發衣服,再分糖果,只剩六七位媽媽們埋頭挑著適合的衣服,孩子們則好奇的圍在一旁湊熱鬧,等到糖果一打開,瞬間全都圍了過來,我賣力喊著:「一人一枝,一人一枝,多領的要打屁股喔!」孩子們倒是很乖巧的排隊等著領糖。只看到甜甜的糖讓小孩子們各個眉開眼笑起來,甚至連大人們都愛,一個個排在孩子們的後頭也等著領糖,瞬間應驗了台灣俗語說的 : 「甲甜甜,笑咪咪」。

  巧的是,草莓口味的棒棒糖,恰恰好是愛心的形狀,只看到滿屋子大大小小的紅愛心,在孩子們的手上飛舞,隨著逐漸縮小的紅愛心,原本陰鬱的氣氛瞬間一掃而空,小孩子吃得心滿意足,人也跟著活潑了起來,繞著我們打轉,話多了,笑容也多了。

  經過這次的經歷,讓我開始思索著一件事情:救災工作總是以「維持生命基本需求」為第一考慮,很少會去顧慮到受災居民的情緒感受,這是緊急救援工作的限制和盲點,在搶時間、講效率的要求下,實在很難苛求救難人員要善解人意、面面俱到。然而身處第一線的我們,在沒設備、沒物資、沒金錢的情況下,唯一能付出的就是我們的時間,一個親切的問候,一朵真心的微笑,簡單的安慰,再加上一些甜甜的滋味,或許幫不了什麼忙,卻在無形中傳遞了善意而溫暖的感受,同時也拉近彼此的距離。

 

嘴裡含著紅心造型的棒棒糖,心裡滿溢著暖暖的力量,居民們準備回家進行災後的重建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