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會員登入 加入會員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十一月十日 

圖示 活動快訊 NGO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歡迎報名參加
圖示 你不可不知 駐外技術團團長榮膺青年十傑,潘生才第一人
圖示 教育點通 相遇馬紹爾
圖示 駐外寫真 智慧之旅-印尼龍目島
圖示 會計小常識 平衡記分卡
     
     
國合會簡介業務範圍海外商機合作國家國合之友會出版品新聞稿網站導覽試閱電子報
  活動快訊 NGO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歡迎報名參加 
國際人力發展處提供

主辦單位: 外交部
國立中山大學國際非政府組織研究中心
協辦單位: 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
國立東華大學公共行政研究所
國立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系
逢甲大學合作經濟學系

  在國際經濟的層面上,台灣在過去卅餘年來的快速經濟發展,已然成為許多第三世界國家發展的典範。但當前我國在國際政治外交層面上所面臨的處境,卻無法與我們雄厚的經濟實力相提並論。由於邦交國數目的遞減,以及推動加入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的受挫,因此台灣在推動官方外交,或所謂的第一軌道外交方面,實已面臨重大瓶頸。為因應此一困境,一種全民外交的概念乃應運而生。

  基本上,全民外交是一股來自民間的力量。由於自冷戰結束以後,全世界已逐漸走向全球化(globalization)與地球村的局面;一種相互依賴(interdependence)的概念,亦逐漸取代傳統軍事外交對立的現實主義。在國際社會活動的角色,除了傳統的國家與政府之外,還出現了許多國際非政府組織、民間專業團體、跨國企業,以及私人企業家等。國際活動與角色的多元化,以及討論議題的複雜化,使得傳統政府所扮演的外交功能受到相當大的制約。此一發展趨勢,遂造成在環保、醫療、臭氧層、保育、人道援助、發展合作,以及人權等國際議題的處理上,政府亦必須仰賴或委託民間專業人士或團體進行之。

  自一九九○年代以來,國際政治情勢的重大轉變,雖然在現實面依然不利於我國官方外交的推動與拓展,然而,國際經濟、社會和文化等多重議題的出現,卻反而開啟了台灣走向國際社會的一項新契機。於此之際,台灣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及民主政治的持續深化,亦造成了公民社會和民間非政府組織的普遍興起。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當台灣試圖藉由民間力量走向國際社會時,正面臨一項嚴肅的問題:各國際政府組織既已開始強調公民社會和非政府組織的重要性,但許多國內民間組織,卻遭遇到國際事務人才的匱乏、組織經營管理觀念的不足,以及對相關國際組織和國際主流價值體認的缺乏等困難,凡此無疑形成邁向國際社會推動全民外交的一道障礙。

  為了整合與培育民間參與國際事務的人才,有系統地提供相關理論與實務經驗,分別從教育與訓練的觀點,提升與會人員對公民社會的體認、強化對國際事務的正確了解,以及國際非政府組織的經營與管理,國立中山大學國際非政府組織研究中心乃在外交部的支持與經費補助下,設計了相關培訓教育課程,分別從學術與實務的觀點出發,期能將此一具有國際社會主流價值的議題,更廣泛與更深入地根植在全台灣的各個社會層面,並強化全民外交的實際內涵與理念。

培訓對象: (一)NGOs從業人員
(二)縣市政府及相關部門人員
(三)立法委員、縣市議員及助理
(四)媒體工作者
(五)大專院校師生
(六)民間企業人士
受訓學員每場以不超過六十人為原則


培訓課程及報名表下載

  你不可不知 駐外技術團團長榮膺青年十傑,潘生才第一人 
業務企劃處 顏銘宏.潘生才提供
 

「第四十二屆十大傑出青年」於十一月九日在新竹舉行頒獎典禮,其中國民外交類獎項,由本會駐索羅門技術團團長潘生才獲頒,這也是有史以來,我國駐外技術團人員第一次獲得十大傑出青年的獎項。

潘團長獲獎是他們全家人的驕傲亦為本會及所有駐外工作人員共同的榮耀

潘團長(左一)陪同鄧大使(左二)、索羅門總督(左三)、總理(左四)參觀駐索羅門技術團廿週年農技合作成果展﹙二○○三年三月下旬﹚ 潘團長(右三)向索國總理(左三)解說網室蔬菜育苗情形

  五十三年次的潘生才團長是一位畜牧專家,自民國七十九年起投入台灣的援外工作行列,他能夠在一百五十名競爭者中脫穎而出,主要是因為他將自己人生的精華歲月投入我國援外工作,其卓著的貢獻,為台灣在國外打下了響亮名聲。

  目前台灣於全球派駐卅八個技術及醫療團,絕大部分由國合會統籌規劃,目前駐外技術、醫療專家達二百六十六人。這些駐外人員本著無私、奉獻的精神,為許多開發中國家規劃農、漁、牧、醫療、技職、中小企業等發展,並培訓當地人才、施行人道救援。

  雖然潘生才團長今年剛滿四十歲,但是駐外資歷相當完整,而且於兩年前以三十八歲的年齡,成為國合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技術團團長。他在畜牧專業上表現傑出,曾協助巴拿馬改善仔鴨的養殖技術,將產能在一年內提高了五倍,並為諾魯建立了完整的蛋雞養殖系統,讓諾魯得以擺脫對進口雞蛋的依賴。在任職駐索羅門技術團團長期間,為索國開闢了近千頃的農地,推廣稻作及蔬菜的種植,讓索國逐漸邁向糧食自給自足、減少進口之路,甚至有能力向鄰近地區輸出農產品。由於索羅門曾發生過族裔衝突,潘團長一方面要確保開闢完成的土地不受破壞,一方面要保護技術團人員的身家財產安全,這些艱難的工作都在資源不足的情形下,以無比的毅力一一克服,因此,索羅門總理府也特別頒獎表揚表示感謝。

  在獲知當選十大傑出青年後,潘團長除特別感謝國合會的推舉外,並感激所有駐外技術團團員的合作與努力。他表示,台灣的援外工作相當受到友邦的支持與歡迎,但是在國內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這一次的獲獎,不僅是他個人與國合會的榮譽,同時也代表台灣援外工作的獲得肯定。他亦希望經由這次機會,可以號召到更多有理想的年輕人參與,為台灣的援外工作一起努力。

  潘團長表示,「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特別是援外工作是代表自己的國家去服務友邦,因此更要全力以赴掌握任何一個為國家爭光的機會。他指出,援外工作的辛苦是外人難以理解的,這次的得獎,他想要與所有從事援外工作的人分享,他說:「雖然是由我接受十大傑出青年的獎項,但是無比的榮耀卻是屬於背後全體台灣國際合作從事國際合作人員」。 

  教育e點通 相遇馬紹爾
.國際人力發展處 王宏慈.國際人力發展處提供
 

距離從馬紹爾籌辦「太平洋漁業與水產養殖永續管理國際研討會」回來將近一個半月,雖然所有該做的正事幾乎都已完成,還是想到有一件重要的事沒有實現,那就是寫一篇文章懷念我大老遠從台灣到馬國在那裡認識的人們,有人說「會不會懷念那個地方其實和『人』有很大的關係。」關於這一點,我完全贊同。

Arno外島美麗的景緻

  對於馬紹爾,我知道的不多,一個小島國人口不到五萬人,老實說,在忙碌於研討會的瑣事和講座們的行程之餘,我已沒有心力去「夢想」那裡多美,我甚至不想應大使館的要求,提早前往馬紹爾安排準備,因為作不完的事不好意思麻煩同事,更重要的是我對陳連軍大使「敬畏有加」,真怕他賦予我太多「功課」,而我的工作已堆積如山。出國前,如同大使館的舒俞敬秘書所說,他覺得我挺「辛酸」的,現在回頭想想這些事,我想是因為上帝要送我一份「禮物」,但在得到之前要先辛苦一點,因為這份禮物格外的溫馨。

  以前從來沒有去過小島國家,這個國家真的很迷你,馬路只有一條,一邊是潟湖(Lagoon) 另一邊是海洋 (Ocean),全國最高點是在唯一的橋上(學員告訴我的),而我們的會議場所Long Island Resort Hotel座落在潟湖旁,風景十分優美。馬國人很悠閒,動作相對也慢慢地,如果看到一群人像蜜蜂一樣忙碌,那絕不是當地人。一下飛機,大使果然給我們出了不少「功課」;中午要到美僑商會餐會中宣布這項研討會,邀請有興趣與會的美國人一起參加;緊接著前往馬國漁業局和馬國人召開工作會議,再回到大使館繼續未完成的工作;晚上則與雇用的臨時人員約談,把工作內容交代清楚。第一天的忙碌,在不知不覺中解決了我的時差問題。

(左起)駐馬紹爾陳連軍大使、馬國總統伉儷Mr. And Ms. Note及本會李助理秘書長開幕晚宴前合照 研討會唯一的女性學員Ms.Oliva Dirrechong Ngiraloi來自帛琉

  研討會的開幕典禮先進行禱告儀式,所有與會嘉賓不管男女都得帶上花冠 (老實說,帶著花冠的男生看起來每個都很可愛),馬國總統Mr. Note給足了面子,除了親自參與開幕式外,第一天的開幕晚宴也蒞臨現場。這次參與的國家除馬紹爾本國外,還包括吉里巴斯、帛琉、斐濟、密克羅尼西亞及諾魯等國。這些南太平洋群島的人,個性較為內向,每天活動結束最常看到他們相偕坐在湖邊,如果過去小聊兩句,他們會問妳要不要吃檳榔,然後一陣靜默,我總是在空氣中飄著檳榔氣味的環境下「陪」著他們再哈拉幾句,然後在笑聲結束前揮手道別。學員們對於研討會的安排也非常配合,有一天晚上漁業局局長Mr. Denny Wase請大家到他的酒吧喝酒,因為隔天要作分組報告,部分學員問我可不可以提早離開回去準備報告,他們表示 "It is a matter of participating." 對於他們的認真,我很欣慰,因為對我來說,這是一種鼓勵和重視。

  到外島參訪時,我覺得和其他人相較之下自己實在是「遜」斃了,這些與會者或許因為搞漁業搞久了,坐船對他們而言既稀鬆又平常,每一個人都像坐車一樣地輕鬆,而我卻因為船巔得太厲害完全無法感受到參訪外島的樂趣。當大家到Arno外島看Giant Clam、大啖龍蝦美食時,我則完全無法享受,還好美麗的海邊讓我能暫時忘卻暈船這回事,儘管回去的路程我還差一點吐了出來。

筆者與大使館舒俞敬秘書及可愛的助理群在等待學員們報到 體貼的廚師麗惠,總是貼心地幫我留了不少好吃的餅乾

  大使館的傾力協助令我好生感動,會議期間秘書處的影印機是從大使館扛來的,和我搭配籌辦這次會議的舒秘書,之前曾在台灣見過面,過去多是透過信件往返連繫,在馬國期間,他在當地的熱心協助真是沒話說,他聘用的三位美麗可愛的臨時助理十分有效率,對於會議期間的文件影印與其他機動性支援更是俐落。由於合作默契極佳,我常喜歡調侃舒秘書,總覺得和他在一起不調侃他兩句,生活缺乏樂趣。除了舒秘書之外,盧立緯秘書也幫了不少忙,特別是會場的音樂是他私人提供的。這些瑣事看似不重要,卻都環環相扣,少了就有缺憾美。至於陳大使,老實說實在是令我大感意外,在沒到馬國前,我印象中的大使是個嚴肅有加的人,然而見面後即大為改觀,除了讓我生平第一次在外坐上大使親自駕駛的車,也從他幾乎全程參與行程中觀察出來他對研討會的重視。大使並費心安排李助理秘書長及台灣講座們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更特別的是我們常常被「指定」和大使共進早餐,我喜歡看他開懷大笑,他的笑聲總會感染我(不過他嚴肅的模樣真的挺嚇人地)。會場餐廳的廚師來自台灣,也是讓我印象深刻的人,麗惠廚師總是會偷藏好吃的餅乾,等我能稍微喘息的時候拿給我,很體貼的說「妳剛剛很忙,我看妳都沒吃,這個留給妳」;或是看到我曬得臉部發紅,就會主動提供SPF50的防曬乳液,要我一定要擦;或是晚餐後大家聊天之餘,準備木瓜汁讓大家一起享用(在馬國水果是很貴的東西)。技術團的團長太太也是十分親切,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臉被曬得太紅了讓她看不下去,她特別拿蘆薈膠給我,要我事後防禦,雖然我事前事後都有擦這些體貼的用品,不知道為什麼還是不管用,可能我還不夠當地化吧?

  在馬國除了有台灣人的關愛,馬紹爾人也非常和善,在幾次的參訪途中,坐在旁邊的司機Mauricio先生總是街頭街尾的告訴我,綠色這一戶是誰的家,粉紅色那一戶是誰家,那一家店是台灣人開的,東西很好,這一間是台灣人捐的房子…等等。馬紹爾當地的外籍人士不少,也因為這次研討會認識一些,他們在馬國發展出一套生活的哲學,例如馬紹爾沒有地址,但是上網訂購物品必須加註地址,於是這些人Make-up地址,反正所有信件均會到郵局,自己得去郵局領,所以地址的真偽沒什麼差別。

  再回到台灣,生活回歸正常軌道,原以為在那裡認識的人們會消失在記憶之中,沒想到世界真小,周邊的人原來也和他們熟識,沒事還會小聊近況,好像他們仍在我周圍的空氣之中,我想這就是緣分吧?其實,挺「可怕」的。

 

  經驗分享 智慧之旅-印尼龍目島
.駐印尼技術團 陳義松.駐印尼技術團
 
-一趟兼具智慧與感性的旅程

  駐印尼技術團於九十三年九月十日至十三日舉辦自強活動,參加者包括團員眷屬、替代役男及印方工作人員一共17人。一行人在十日下午由泗水搭乘飛機啟航,約45分鐘後抵達目的地─Mataram,隨即下榻在Intan Lombok Village。由於抵達日並未安排行程,因此大夥兒安頓好行李後即開始自由活動,大部分的人選擇在旅館內游泳,在清涼的水中玩得不亦樂乎。

在一趟充滿感性與知性的旅程之後,大夥兒開心地一起合影留念


  翌日上午大家前往參觀陶瓷器的製作,並造訪了兩家陳列工廠,由於這些工廠的陶製品質優價廉,大夥兒紛紛搶購了一些紀念品留念。旅途中意外發現龍目島是一以農業為主的島嶼,所以在半路下田參觀水稻後作的綠豆、大豆及花生田,當地農民利用稻草覆蓋花生,讓花生能夠生長得更好。從農業技術的角度來看,水稻與豆科輪作是很好的制度,不僅可以改善土壤的結構,亦可增加土壤肥力;另外,水稻與蔬菜及辣椒的輪作,亦可減少病蟲為害。緊接著,我們去看了Batik(印尼傳統織布)的製作方法,途中巧遇幾個印尼朋友共享很小的毛豆,本人亦插了一腳與他們分享了幾顆,子實很小吃起來硬硬的,口感並不佳。我心想,如果能把亞蔬中心培育的毛豆介紹給當地的農民,吃起來一定別有風味。有團員發現道路旁邊種了高大的大豆,當地居民在田埂上種滿了Bunga Turi(學名為Sesbania dradiflora),這是一種類似田菁的豆科作物,葉部及莖部均可供作染料,花、葉及嫩夾均可當蔬菜食用,種在田埂上亦可固定空氣中的氮素,增加土壤肥力。看來這趟旅程不僅是休閒之旅,更是知性專業之旅,龍目島的豐富農業生態讓每位團員在無形中增加不少知識。

龍目島是一個以農業為主要經濟活動的地方,島上四處可見各式各樣的農作物

  在觀賞現場蠟染織布後,一行人接著去參觀當地典型的村落,此部落是屬於Sasak族,靠近於Rambitan KutaTanjung Aan白沙海灘,這個村落大約有700人,自己飼養家禽家畜,如雞鴨羊牛等,女性在十歲前必須學會織布,以幫助家庭賺取一些費用維生。由於當地的旱季無水源且非常乾旱,無法種植農作物,因此村民僅利用雨季種植一期水稻。特別的是,該村的婚嫁方式均由村裡人自己配對,並且已經生活15個世代了。受到近親通婚的影響,此地的人民看起來比較矮小,體格也較差。看完小村落後,團員們相偕至白沙海灘走走,在落日餘暉中結束第一天的參訪行程。

  一夜飽眠之後,大夥兒開始了第二天的行程,我們從Mataram開了30~40分鐘的車程,抵達Tetebatu水稻梯田。一群人漫步在綠野野的水稻梯田地帶,這裡的灌溉水是用鐵管從山上引水到田裡的,中間會經過一座簡易水源控制閥,平時關閉,需要時才打開,非常方便。走在崎嶇不平的田埂道路上,兒時在鄉村生活的回憶一點一滴地湧上心頭。原本從梯田抬頭遠眺可以看到任佳里山(Mountain Rinjani),可惜當天雲層較厚,因此未能如願一窺山景,但一路上還是看到了不少的藥草,包括木馬鞭草、五爪金英、雷公根、天胡荽等。尤其是木馬鞭草在印尼當地被用來治療咳嗽,比很多西藥都來得有效。木馬鞭草全株可用,依照印尼民間療法,每次取7個葉片用兩碗水煮成一碗水飲用,筆者亦曾親身試過,療效相當顯著。

木馬鞭草(Jamaica false valerian)為龍目島盛產的藥草,島上居民用以治療咳嗽,效果奇佳。

  最後一天的行程,我們從Mataram開車到碼頭搭船到Gili Trawangan,這是一個由三座小島所組成的群島,由碼頭出發約需30分鐘的船程。抵達Gili後,參訪團在其中的一個小島吃中餐,隨後再到另一個小島參觀,並且於海中游泳浮潛,所有人都被海中各式各樣的魚類及珊瑚所深深吸引,玩得不亦樂乎。

  再美滿的旅程都會有畫下句點的時候,結束這次的旅遊,大夥兒一致同意最令人難忘的就是樸素的田野,以及徜徉在天然美景之中。這趟旅程讓我們認識了完全沒有受到工業污染的龍目島天然景緻,這片難得的人間淨土,實在值得一再前往。


  會計小常識 平衡計分卡
會計室
 
-用於評量財務指標的管理工具

  根據美國財星雜誌(Fortune)報導,美國千大公司排行中,有高達40%企業都實行『平衡計分卡』(Balance Score Card,簡稱BSC),Bain & Company調查也指出,50%以上的北美企業都已採用BSC作為企業內績效評估的方法,而哈佛商業評論更指出,『平衡計分卡』為七十五年來最具影響力的策略管理工具,一般企業多趨之若騖且樂於導入,而本會目前刻正評估導入該制度之可行性。就BSC的內容而言,主要是以財務指標、顧客滿意度、內部流程、組織學習四個構面,提供一套全面的管理架構,為評估組織整體性營運績效的指標,激發出突破性的成長與進步。

  然而,平衡計分卡的導入必須搭配其他的管理工具,才能發揮它的實際功用。例如在顧客構面上,必須同時架構完整的顧客管理系統;在內部流程部分,必須架構完整的內部控制;在組織學習方面,必須架構完整的知識管理系統;而在最主要的財務構面,則以「作業基礎成本制」為一般較常適用的工具。對「平衡計分卡」而言,若能合適地搭配其他的管理工具,無異能夠使其如虎添翼,發揮其在績效評估的效益。

  接下來,本文將進一步說明「作業基礎成本制」在管理上應用。事實上,「作業基礎成本制」的提出主要是因為傳統會計原則已不符現代管理需求,一般而言,傳統會計對無法歸屬至部門或產品的費用處理,通常都採用分攤的做法,由於訴諸較主觀的認定基礎,因此極易扭曲產品成本或部門績效。另一方面,雙向式借貸法則對於交易事項之記錄,採用會計科目為依歸,如要經此紀錄統計分析以獲取管理資訊,並不利資料整理與取用。再者,傳統會計為檢討一定期間的損益成效,一般採取期間原則,即強制將設定的會計期間為損益計算,並未考慮事項或活動的存續終了與否,因此無法一窺專案或事件之全貌。就此而言,傳統的商品單位成本,僅計算到製造成本,至於管理或銷售成本則一般都以總額概計,無法確切知悉其各個商品的單位成本。

  由於上述傳統會計原則的缺失,加上管理資訊自動化後,服務產業快速成長及間接費用不斷升高,為突破經營管理與決策的瓶頸,對所謂「正確成本」有著一股更迫切的需要。國合會管理成本約佔總收入的5%,對其管理與控制而言,自是一項相當大的壓力,然限於預決算法規的限制,目前此項成本仍以傳統的會計科目入帳,如欲達到所謂的「正確成本」,並同時以「作業基礎成本制」為工具,就必需先行對現有的會計紀錄做必要的調整方能適用。

  探究「作業基礎成本制」的主要精神,是先將想加以控制的管理項目,仔細分析其作業項目。例如採購作業以傳統的會計處理方式,係以其所耗用的資源列計人事費、材料費、其他費用、業務費等科目。而「作業基礎成本制」則係依管理的需要,先分析找出採購規劃、供應商的選擇評估、與供應商的談判及訂購單的開立等作業,再分別計算各作業的成本。一般說來,間接費用經此處理後,其優點可為制定決策、成本、訂價之依據、降低浪費之依準、確定各作業所耗用之資源成本,與企業的營運決策與策略結合提供績效衡量的結果,使決策之制定更具時效與彈性,也更為「平衡計分卡」強化了執行的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