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期 中華民國九十二年九月一日
會員登入 / 加入會員
你不可不知
  愛的見證
人物專訪
  每一條路都會有出口
焦點事 你的事
  台灣蕃薯的海外傳奇
青年進行曲
  海外大頭兵看台
  心意無價-蘇信彰
  我是台灣人-郭晉禾
與讀者有約
  美麗的花園,需要優秀的園丁
照顧才能花團錦簇
.
  你不可不知
 
    愛的見證
    -「台灣之愛-聯合援助伊拉克勸募活動」感謝茶會
 
高千雯/攝影周雅芬
 

近年本會除致力擴大人道援助工作的對象與內容,進一步朝援外工作專業化的目標努力外,更借鏡國際人道救助機構進行跨國合作及資源整合之經驗,加強與非政府組織交流合作,期盼將援助效益深入民間。此次,外交部與本會、國內其他非政府組織及美國大型援外組織「慈悲組織」(Mercy Corps)合作援助伊拉克,將援助之觸角延展至最大,不啻為一寶貴的經驗。


左圖:外交部NGO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呂慶龍在外交部部長簡又新及立法委員孫國華的見證之下,代表我國與美國Mercy Corps亞太地區行政總裁徐丹女士簽署合作備忘錄
右圖:廖副秘書長代表本會接受外交部簡部長頒贈感謝狀

  為援助身陷戰火中民生凋弊的伊拉克,外交部於本年四月九日結合包括本會在內的十九個NGO團體,一同發起「台灣之愛-聯合援助伊拉克勸募活動」。在國內民眾熱烈回應下,至五月十五日為止,共募得十三個二十呎貨櫃之物資,捐款達到三千多萬新台幣。如今,這些來自台灣的愛心已運扺土耳其,將陸續轉運至伊拉克,由「台灣之愛」國際合作夥伴-美國「慈悲組織」代為贈送給當地急需幫助的人們。而勸募所得捐款將投入「慈悲組織」在伊拉克進行之「社區行動計畫」,以「台灣之愛」名義認養三至五個社區,進行為期一年的重建工作。

  外交部部長簡又新(兼任本會董事長)於八月十四日主持「台灣之愛-聯合援助伊拉克勸募活動」感謝茶會上,特別頒獎感謝所有參與援助伊拉克的國內非政府組織,表揚它們人飢已飢、人溺已溺的大愛行為。本會秉持人道無國界之宗旨,資助這次所有勸募物資的運送費用,計約二十萬美元,亦由本會廖秘副書長世傑代表楊秘書長子葆接受簡部長頒發感謝狀。

  簡部長於致辭時表示,台灣在SARS期間受到來自全世界的關懷與幫助,讓台灣更覺有義務和責任回饋國際社會。台灣的NGO這次和美國Mercy Corps合作,不僅參與伊拉克戰後的救助行動,將台灣民眾捐獻的物資送給需要的伊拉克人民,更能學習如何進行大型的國際救助活動,積極營造台灣之愛。

  茶會中,我們看見台灣之愛依舊在需要的國家無限蔓延。藉著外交部代表中華民國政府再度與美國Mercy Corps簽署合作備忘錄,提供五千噸食米援助飢荒中的衣索比亞災民,似乎又為台灣之愛做出一次最佳的見證!

   
  人物專訪
 
    每一條路都會有出口
   
高千雯/攝影許慧玲
 
 為邀請更多的青年一同來加入「志工台灣,人道外交」的行列,本會自民國八十五年起,派遣志工至各合作國服務,從事中文及其他科目教學、職業訓練、中小企業經營管理初級諮詢、農村生活改善及醫療服務等志願性海外服務工作。且為鼓勵這群參與幫助別人的志工,在每個任期的尾聲,更透過志工所屬技術團之推薦,組成評選小組選出績優志工乙名,頒發獎金及獎牌。而榮獲本會九十一年度績優志工的張幸運小姐,於哥斯大黎加服務期間以積極主動的態度,憑著刻苦耐勞的決心,突破了環境帶給她的限制跋山涉水地改善當地醫療現況,在本次專訪中流露出愛人的馨香氣息。
楊秘書長頒發績優志工獎牌給張幸運小姐

我本來不打算去的…
 
  幸運說。
  
  因為國合會告知她,在哥斯大黎加的工作可能是在診所裡配藥;對當時在萬芳醫院擔任藥劑師的她來說,這個工作並不符合她對志工的期待。但是朋友的一句話讓她回心轉意,並敦促著她在哥國把「藥劑師」這個角色發揮到極限,最後更榮獲「績優志工」的肯定-「每一條路都會有出口,每一份工作都會有值得付出之處。」

  幸運的故事已經在本會電子報上刊載過許多次,電子報的讀者對她拔山涉水到部落巡迴義診、教一位聾啞孩童認字算數、幫遙遠的印地安村落辦學等事蹟,想必早已耳熟能詳。或許,有些讀者會跟筆者一樣,在讀完她的故事之後忍不住想:「她怎麼會這麼幸運?」想辦學校,馬上就有人捐錢捐地;想為醫院建立電腦化的醫療資訊,也得到哥國衛生主管機關的應允;在哥國醫大畢業生待不到兩個月便逃之夭夭的落後環境,她卻順利過完兩年。真是令人百思不解呢!

  如果不是透過故事裡不經意透露的線索,我們很難從幸運的輕描淡寫中想像得到她所面臨的環境有多麼惡劣,而她的「幸運」是花費多少心力才得到的成果。

幫忙幫到家門口

  二○○二年底哥斯大黎加與巴拿馬邊境發生嚴重水災,我國駐哥國大使館緊急將駐在當地的三名志工撤回首都聖荷西。幸運原本計畫要在這段期間帶出錢蓋小學的教會長老們,到Alto Cuen訪視學校建地,卻因為南部道路中斷,只好暫時打消行程。當時,哥國政府以直升機空投的方式,將物資運送到BriBri給受困當地的居民。可是空投的物資一下子就被當地人搶光了,甚至有部分人惡意屯積,住在更遠的部落居民趕到時根本已所剩無幾。眼見平時義診的部落豪雨成災、糧食中斷,幸運心急如焚,不斷找教會長輩商量前往救濟部落村民的可能性,後來終於在一位哥國教士的協助下,繞過損毀道路,把在首都募得的物資親自送到Sepeque(山區中最大的部落)。當他們一行人看到來自附近不同部落、數千名印地安人等著領取他們準備發送的物資時,他們就知道自己不顧危險執意上山是對的,因為如果他們不來,這些人可能會活活餓死。

  幸運回憶,當時一位母親拿到教會朋友們發送的奶粉時,感動的流下眼淚。她說,她已經好幾天沒東西吃,根本擠不出奶水來餵強褓中的嬰兒,只能每天讓他喝河水。

  從首都到Sepeque還有車可坐,再上去的部落都得靠雙腳步行。但是幸運在發現更遠的部落並沒有派人來領取援助物資時,便決定要再往上爬。他們請印地安腳夫幫忙搬運援助物品,一路走到位於Alto Cuen和Sepeque之間的部落。住在深山中的居民看到竟然有人會把援助物品送到自己家門前,驚訝不已。原來,他們曾大老遠跑到BriBri領取政府空投的物資,但每次都空手而回,所以這次雖然有聽說幸運他們在Sepeque分送食糧,但先前的經驗卻讓他們止步。

  後來哥國總統輾轉從送幸運他們上山的教士口中,得知華人教會和幸運的義舉,曾表示要表揚他們,但幸運低調的婉拒了。她認為自己只是盡本份而已:「我到哥斯大黎加當志工,就是要來幫助哥國需要幫助的人。」

辛苦與幸福

  類似這樣的事情,在幸運兩年的志工生涯裡不勝枚舉:原本最短一個月一次的巡迴義診在她的爭取下變成每天的例行性工作;診所人員不願支援,她就自己貼錢請腳夫和醫生前往山地部落看診;週末休假時,主動組織教會年輕朋友探視當地孤兒院…。問她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這麼累,她的回答是:「我一個人的辛苦,卻可以為許多人帶來幸福,這麼想,再怎麼累都很值得。」

  或許就是因為一直抱持著這麼樂觀進取的想法,幸運不僅為她原本在哥國的工作找到了符合自身期待的出口,更意外發現,每個出口還會再連向另一個更大的出口──因為擔任巡迴義診隊的藥師,所以能夠瞭解部落居民的真正需要,成了一所小小學的創辦人;因為關心自己曾造訪的部落,所以成了水患的賑災人員。她的志工之路因此愈走愈寬廣!

  既然志工做得這麼有聲有色,回國後何不再前往台灣花東的偏遠醫院服務?幸運說,一方面是因為當初醫院主管好意幫她爭取到留職停薪的機會,所以她必須回院履職;另一方面,這次的志工經驗讓她體會到,並不是只有擔任志工才能幫助別人。以醫院藥劑師的工作為例,如果藥劑師具備足夠的專業能力、能善盡告知病人藥品資訊的義務、為病人和醫院掌控醫藥品質,那麼一名藥劑師也能像醫生一樣「救人濟世」。

  只要有心,每一條路都有屬於自己夢想的出口。

張幸運小檔案
學歷:國立台灣大學藥學研究所碩士
經歷:台北市立萬芳醫院藥劑師
駐在地:哥斯大黎加(Republic of Costa Rica)利檬省(Limon)塔拉曼卡區(Talamanca)
駐在期間:2001/10/13-2003/7/12

現在服務於台北萬芳醫院擔任藥劑師一職


圖為生日那天她正好在山上看診,義診隊借住的當地家庭偷偷為她安排了一場慶生會,不僅特別烘烤了一個大蛋糕,還有慶典時才會吃到的雞肉飯。看著當天與印地安家庭拍下的慶生照,一同前往的志工羨慕地說:「世界上有多少人能讓印地安人為他慶生!」﹙張幸運提供﹚

張幸運績優事蹟
1.
主動於週末於首都教會教授中文,並協同教會力量發起探視孤兒院活動及協助偏遠印地安部落Alto Cuen建立小學。
2.
住宿環境及工作內容艱苦卻甘之如飴。張幸運主要工作內容為配合醫療隊至Talamanca山區做出診,交通非常不便,通常要走上好幾個小時,住宿環境因服務單位僅能提供醫院宿舍(連醫生都不願住進,大多自行在外租房子),住宿條件較差,時常斷水斷電,但張幸運並未埋怨,更加投入於服務工作中。
3.
鑒於該門診中心僅志工及其主管藥師一名具執照,未免用藥錯誤,張幸運自動整理藥品品名及用途,並做成中西對照手冊存檔供藥師助理參考研讀。
4.
對於服務單位安排工作內容配合度高,機動性地配合門診中心藥局工作及山上巡迴診療工作。
5.
捐贈個人所有專業書籍給服務單位。

相關報導:
ICDF電子報第二、十六、十七、廿二期
公益旅行家(新新聞出版社)
  
 

  焦點事 你的事
 
  台灣蕃薯的海外傳奇
   
駐宏都拉斯技術團 黃天行/攝影駐宏都拉斯技術團
 


「台灣技術團」對多數國人而言或許是個陌生的名詞,但「Mission Taiwan」對某些友好國家的百姓,或是國際援助機構派駐在當地的官員們來說,卻是個廣為人知,備受讚譽的工作團隊;因為這裡每天都有一批平凡的台灣人不斷編寫著一段段不平凡的故事。

本期將為您介紹榮獲本會九十一年度最佳技術團-駐宏都拉斯技術團的傳奇故事。


  農業界沒有傳奇人物,有的只是由一群鍥而不捨、奉獻無私的人們所編織出來的傳奇故事;故事可以很短,也可以很長,甚至長到死而後已;但無論故事長短均有其一段令人感動、激賞的劇情。縱使在目前許多先進國家因不堪長期金援此些農業落後國家而效果又不甚顯著的情形下,已逐漸減少對農業的援助。但台灣技術團卻能在有限的經費與人員的情形下,始終如一的與友邦農民攜手合作,共創利益,因為台灣技術團所秉持的是人溺己溺的「愛心」,而非花錢了事的「義務」。

  曾經在南美厄瓜多某個鄰近亞瑪遜河流域的小村莊裡,該省農林廳長撫著某位「台灣技術團」團員的肩,語重心長的說:「您們才是我們真正的朋友,因為您們與我們肩並肩的克服萬難,共同達成了使命;而並非像有些國際組織給了我們大批金錢與器材後就不見蹤影了;我目前開的車是他們贈送的,但坦白說:我並不感激它們,因為我們不是乞丐。」

  農業落後國家的援助工作可以是個無底深淵令人怯步,但也可是個柳暗花明後的溫馨小村令人流連,端看您如何自處。而我國即是有愛心,有智慧的國家;老早就端出了「與其送魚,不如教您如何釣魚」的永續經營策略。

綠色革命-水稻傳奇

  「援贈,使我國陷入了難以自拔,幾無翻身之日的困境」。這是遠在中美洲宏都拉斯共和國現任農牧部部長Jimenez Mariano先生感慨的對筆者吐露他的憂慮。「我在上任之初即走遍全國農業轄區,所到之處只見農村生產低落,而農民一昧仰賴政府金援;唯有技術團所在地的Comayagua省農民對農牧部的政績感到滿意,我知道這種成績百分之六十以上要感謝台灣技術團的協助,但我要知道您們是如何做到的?」J部長接著說。

  台灣是幾個當初能靠「美援」而堂堂邁入已開發國家之林的少數例子,仰賴的無非是先進的農業技術,與「量入為出」、「以小博大」的台灣精神,也就是Input與Output的經濟理念。

  Comayagua省的水稻栽培在我技術團輔導之前,農民每Mz(土地單位面積,相當於0.7公頃)平均產量為2000公斤,稻穀因為品質不好,售價極低,根本就是血本無歸;但有些農民尚能接受,因為其生產成本如稻種、肥料、農藥等均是靠援贈得來的,甚至也不去管理,連人工都省了,反正無本生意收多少賺多少;但殊不知如此卻苦了日後的生機與國家的前途,因為下期作如斷了金援,家人就要餓肚皮了!而國家的總體農業生產力也始終無法提高,國家如何能富強!

  因此我技術團乃以「貸款」方式協助農民,主要就是教育當地農民:不努力增產,就還不了錢;若還不了錢,以後再也沒人會幫忙了。當然放貸的單位不只技術團,不過,我技術團的先進技術與台灣精神才是農民真心體會到的「援助」;從此,稻穀平均產量增加了二倍,售價也因品質的提高增加了一倍餘,農民真正享受到了豐收的喜悅,國家生產力也提升了,而我們的投入﹙包括技術及資金﹚,也得到了合理的回報,這筆貸款回收就成為永續發展的專戶基金,讓援助得以生生不息。

東方不敗-蔬菜傳奇

  援贈的效果是短期的,中國人早就知道救急不救貧的道理,長期而言,唯有自助才會得到人助的。目前許多國際援助機構也提出了所謂相對基金的作法以加重受援國家的責任感。國合會也倡導多邊合作運用槓桿原理以整合各方資源使在有限經費下以小博大,但在競爭激烈的國際援助舞台,要如何使成為「關鍵少數」那就得靠實力了。

  我駐宏都拉斯技術團尚有一項受到當地農民津津樂道的事蹟,那就是「東方蔬菜」外銷,也就是我們戲稱的「東方不敗計畫」。約在10年前Comayagua山谷地區之傳統蔬菜作物如蕃茄、甜椒等遭受了病蟲害的大規模危害,造成農民嚴重損失;此時我技術團適時的引進了耐病、豐產又容易管理的東方蔬菜,如茄子、苦瓜、韭菜花、節瓜等教導農民種植,並鎖定美國亞裔人口之廣大市場輔導當地冷藏包裝出口商篩選、品管等出口技術;目前我技術團則在品種改良、栽培技術改進上獲得了極好的成果,並利用穴盤育苗技術將此良種大量快速的育成種苗後,組織農民團體、成立產銷先鋒班,並將此質優種苗以貸款方式提供農民種植;由於在農產業裡有人說:「只要誰掌握了種原,就等於掌握了世界」,也因此我技術團可說是掌握了此項產業的動脈。

  目前在Comayagua山谷區約有1,000公頃的東方蔬菜種植區,六家冷藏包裝出口商,技術團則利用手上的「種原優勢」,聯合出口商並組織農民,以「策略聯盟」合作方式取得了美國東方蔬菜進口商的信任,因此每年訂單紛紛而至,並有原在墨西哥種植東方蔬菜的廠商,不辭千里而來購買,技術團所生產的茄子種子。據稱宏都拉斯所生產的茄子在美國已成為炙手可熱的農產品。也因此宏國東方蔬菜出口額由四年前的2.5百萬美元,快速成長至去年的1,200萬美元,預計今年出口額將突破2,000萬美元,受益農戶超過2,000戶,而宏國朝野幾乎均曉得,此項成果台灣技術團扮演了幕後不容忽視的推手。

推己及人的-養豬傳奇

  因掌握種原而成功的例子不只東方蔬菜,我技術團在宏都拉斯的養豬計畫,不僅因掌握種原(種豬生產)而影響了整個宏國的養豬事業,更因為導入農企業經營理念,使得目前計畫營運幾乎完全不需國內的業務經費挹注,並累積了超過一千萬宏幣(約兩千萬台幣)的專戶基金,目前正利用部分基金培訓農民、協助國立農業大學等其他公立機構成立養豬計畫,並成功的利用貸款模式輔導了21戶肥育豬產銷班,受益戶並不斷的增加中。

  宏都拉斯早在廿、卅年前就已有開始具規模性的養豬,但由於豬種不良、養殖技術落後、豬肉品質不佳等因素,致使該產業斷斷續續、停滯不前;一直到十年前,經由我政府的協助,我技術團引進先進的養豬技術,改良品種並提供平價優良種豬成立了目前的種豬繁養殖中心,目前該場每年營運支出約需一千兩百萬台幣,而營運收入約一千四百萬台幣,雖說盈餘不多,但該計畫尚須擔負起供應宏國全國約80%所需的平價優良種豬與人員訓練、養殖戶推廣等義務之重任,其實質意義遠較於「收入」為大。

  其他國際機構或非政府組織也曾在宏都拉斯推展養豬計畫,但目前有些已無疾而終,其餘的均積極尋求與我技術團合作的機會;反觀我技術團的養豬計畫,目前不但在繼續擴大中,並正以推己及人的積極態度扶植宏國中、小養殖戶使增加收入,並間接的改善了部分農村的生活水準,提升農村經濟活力。

鹹魚翻身的-吳郭魚傳奇

  十年前在宏都拉斯幾乎無人知道吳郭魚(Tilapia)是啥麼東西?知道的人也只將它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粗賤魚類。而十年後的今日,吳郭魚已成為此地家喻戶曉的桌上佳餚了。

  當年我技術團在宏國中部大湖設立四口示範箱網養殖吳郭魚時,吳郭魚尚默默無聞,之後隨著箱網數的逐年增加到80口時已漸漸引人注意,宏國達官顯要、聞風而至的參觀人潮絡繹不絕,但多數都是來看熱鬧的,因為當時吳郭魚的市場尚乏人問津;因此在如此叫好不叫座的情形下,我技術團逐漸感受到經費的壓力,管理上亦面臨了工人怠工、監守自盜.等問題,使得計畫一度幾乎叫停。

  八十九年底國合會當機立斷,決定及時進行計畫轉型,成立魚種改良及魚苗繁養殖中心,導入商業養殖理念、加強行銷管理,並將剩餘的52口箱網以合理價轉賣予三個漁民組織,並開始評估給予漁民組織貸款作為生產資金的可行性。

  九十年底當技術團第一次舉辦成果觀摩會時,漁民代表Lainez先生當著前宏國農牧部副部長Ing. Julian Suazo先生及媒體面前說了一段很感性的話,他說:「我們原是一群在大湖打魚為生的漁民,但因為長期的打撈,使得湖內魚貨量已近枯竭,生計也面臨了危機,雖然我們不斷的向各方求援,但情形並未改善;此時台灣技術團適時的伸出援手,他們不只教我們如何『釣魚』,還教我們如何『養魚』,現在我們不但生活已獲改善,而且還擁有了自己的產業。我十年前在銀行裡即開了帳戶,但存款從未超過1,000元宏幣,但今天我很驕傲的要開一張100,000元的支票還給台灣技術團,感謝他們的再造之恩。」當時技術團負責輔導他們的楊國仟技師,漁民們都以PaPa Yan稱呼。

  目前三漁民組織已擁有78口箱網並具有自行繁殖優良魚苗之能力,到我技術團拜訪時也均以企業家自居;技術團的輔導工作仍在進行,而數家宏國國內、外大企業也吸取了部分技術團的吳郭魚養殖經驗進行魚排外銷產業;宏國目前年外銷吳郭魚魚排800-1,000萬噸,預計至2005年將達一萬噸,生產出口量將居世界第一位,而台灣技術團是第一位將箱網養殖技術帶至宏都拉斯的團隊。

  而吳郭魚之國內需求在我技術團的推廣、促銷下亦不斷增加,漁民組織的78口箱網年產最高可達78萬磅,但與市場需求仍相去甚遠;除此之外,宏國民間由於傳統外銷作物如咖啡,海蝦等之價格與病害問題,其中、小農已無法以此維生,紛紛向技術團表達轉作吳郭魚的意願;我技術團目前也已著手進行成功計畫的「複製」工作,預計明年起將會有更多的宏國百姓將感受到來自台灣的愛心,這是我們的工作,也是我們的理想與抱負。

   
  青年進行曲
 
    海外大頭兵看台
 

別小看他們還年輕世界之大,身為台灣公民的青年們,也學會用一己之力盡其所能的為他人付出。雖然實際上這群大男孩在海外服役的期間,還是可能面臨挫折、適應環境的問題。不過也因為這段時間的海外歷練,讓他們學會透過付出愛心及學習成為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另一方面對自己國家有更深的認同感。對他們而言,這將近二年的經驗是他們生命中珍貴的資產,讓自己可以學會不小看自己,繼續走自己未來前面上的道路

本報主要透過外交替代役男在海外服役期間的所見所聞中留下來的感動,延伸讀者觀看世界的另一扇窗;本期首先由曾赴中美洲國家中之宏都拉斯服役的二位首屆役男,談談他們的感動與難忘之旅。

心意無價

蘇信彰
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研究所
服役的地點是駐宏都拉斯技術團
﹙蘇信彰提供﹚

  二十個月的日子裡,讓我對宏都拉斯認識了不少,就生活上不管遭遇什麼困難他們總是樂天知命,樂觀看待;在一起工作沒有心機也沒有鬥爭,只有同樂與分享;也不會因為貧窮而自卑,反而在物質生活上對自己更好;異性、足球及音樂佔足了他們幾乎生活的全部,足以用痴狂來形容;熱情、大方、隨和及珍惜是他們對待朋友的最大優點。

  雖然宏國人生性懶惰了一點,但肯勤奮做事的也大有人在,有一個我教過的漁民曾來魚場找我,並與我分享他近來第一次成功繁殖吳郭魚魚苗的興奮心情,為了想目睹魚卵的孵化,整整二天沒睡覺,看到自己的魚苗孵出來了更是大喊大叫的,問他生了多少,結果只有二至三百顆卵,一隻母魚的產量,但他那副興奮的表情仍讓我記憶猶新,希望他能夠再接再勵。

  由於在生活上與當地配合的工作人員交往非常的密切,拜訪他們便成了我例假日的主要娛樂之一,而那些朋友當中最讓我感動的是,只要你曾幫助過他,他就會銘記在心,並等待機會報答你,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天我前去拜訪一位朋友,我知道他很窮,於是我便帶著購買的雞肉、牛肉及新鮮的蔬菜、水果前去找他,對每天只是玉米餅抹鹽或清粥配紅豆的他們來說,這些東西夠吃上一個禮拜,雖然講明的是要他們教我中美洲食物的料理,實際上他們也知道我是想幫他們,不久這位朋友送了我一支手錶,我很錯愕,他很不好意思的只說因為我生日,其實我生日根本不是那天。雖然他送的東西並不是很精緻,但卻很用心,東西是有形的,但這份心卻是無價的。



我是台灣人

郭晉禾
畢業於台灣大學獸醫研究所
服役的地點是駐宏都拉斯技術團
﹙郭晉禾提供﹚

  因為役男在駐在國三餐方面均需要自己打理,所以平常必須要到傳統市場買菜。起先當地人民看到我們都會稱呼我們中國人﹝有點鄙視的意味﹞。但是我總是理直氣壯跟他們說:「我是台灣人!」。直到有一天,我受不了了,於是就跟他們起衝突,開口對罵。沒想到,過了不久,街道上每個菜販就聯合拿起剩菜丟我,最後我就非常落寞的回去住處,幾乎兩個禮拜都不敢到傳統市場買菜。

  直到有一天,我鼓起勇氣拿起了兩包糖果,再度回到市場跟之前跟我起衝突的菜販,跟他道歉,並從背包拿起地圖以及我們國家的國旗,向他說我是從台灣來的軍人,在技術團擔任獸醫的工作。於是,他就很高興跟每個菜販說我是他的朋友,而且拿起了我們國家的國旗讓他們看,讓大家都認識我。就這樣,每次我到傳統市場買菜的時候,在遠遠的地方就可以聽到菜販呼喊我的名字,而且都知道我是從台灣來的替代役男。

   
■ 發行人:楊子葆
■ 主 編:陳愛貞
■ 編 輯:周雅芬
■ 發行單位: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
■ 台北市士林區天母西路62巷9號12-15樓
■ 相關問題由專人為您解答-
-service@icd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