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DF電子報第十四期
 
 
你不可不知
《台灣心、世界情》九月出版上市
國合會與農委會第一次業務聯繫會報
焦點事 你的事
駐外團長返國技術合作經驗交流座談會第一回
一群國際友人見證台灣經驗,在七月…
我在非洲的黃金歲月
海外見真情
兩口深井的故事
與讀者有約
美麗的花園,需要優秀的園丁照顧才能花團錦簇;ICDF電子報,需要您的播種灌溉,才能成長茁壯,才能紮實豐富。ICDF電子報邀請您成為園丁的一員,歡迎踴躍投稿!
「吃好道相報」,十分歡迎關心國際合作領域的您加入會員訂閱ICDF電子報,更了解並掌握我國與世界之間微妙的互動。 
 
 
你 不 可 不 知
《台灣心、世界情》九月出版上市

書名:台灣心、世界情-愛在他鄉的八個動人篇章
新自然主義公司與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共同出版
總顧問:簡又新
總策劃:楊子葆
作者:林玉珮、林偉文、古雁飛、李玉芳、陳振淦

《台灣心、世界情-愛在他鄉的八個動人篇章》,這是一本敘述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故事的書,同時紀錄著「台灣陪著世界一起走」的足跡─在戰後世界發展的歷程,特別是第三世界低度開發國家掙扎成長的過程裡,不論是農技改良、醫療協助…等等。台灣始終向需要扶持的國家伸出溫暖的手,一直沒有缺席。

《台灣心、世界情-愛在他鄉的八個動人篇章》一書預計於2002年九月出版上市。包括:今年六月榮獲陳水扁頒贈褒揚令的駐塞內加爾技術團已故陳西虎團長、透過網路愛心募集的外交役男連加恩,以及醫療團的非洲行醫、海外志工的知識傳播等等的動人故事,也都收錄於本書中。國合會電子報從本期起,將陸續刊載書中精采故事,讓網友們可以優先欣賞這些溫馨感人的篇章。

行醫在烽火線上:查德護理長程懷正

  擁有31年麻醉工作經驗,當時任職三總麻醉科護理長程懷正,接受軍醫局指派,在民國80年,成為中非醫療團成員,自此展開多年海外醫療工作。
是什麼原因,讓程懷正願意「拋家棄子」,常年待在非洲高溫內陸,忍受一年一次回台探望家人的分離?
  「因為付出的愛心,感受得到,」程懷正說出這些年來內心感觸。

  不論老少團員或外交人員都暱稱她「程大姊」,她是查德醫療團唯一女性,她花很多心力協助團員生活愉快。平時醫務繁忙,到了假日她和團員一起做做窗簾,包餃子、鍋貼,訓練廚師學做饅頭、韭菜盒子等中國菜,逢年過節就包粽子、做月餅,分送大家。

  「來者安之,隨遇而安,」是程懷正一貫的生活哲學,也因此不論在那個國家,總能很快融入當地,適應良好。

  她在查德之前,曾幾度前往中非工作。民國80年7月26日,台灣剛與中非共和國建交,8月,她旋即隨醫療團進駐。 也許是天生的軍人特質使然,程懷正寧可放棄麻醉科護理長一職,選擇繼續留在非洲,「幫國家做點事。」即便當地政局險惡,也沒被嚇跑。

  民國84-85年,中非內戰不斷。

  第一次兵變,有個肚子中彈的傷患被送到急診室,程懷正拿著照相機拍下正面傷口,以供醫師開刀時參考。她正準備再拍張側面照時,醫院外邊馬路旁,一個軍人飛快衝進來,大吼大叫,程懷正以為是送傷患,趕緊準備拍照,正對著鏡頭時,當地黑人一哄而散。她只聽見有人拼命喊「麻旦程(法文女士之意)、麻旦程,趕快跑」。

  程懷正一路狂跑到針灸室,還來不及關門,就被三個人高馬大的軍人追到。喀嚓!一輪子彈上膛,三把衝鋒槍,長長的槍桿抵住只有160公分高,程懷正的肩膀,直逼問她,為什麼要拍照?

  待一番解釋過後,軍人們搶走相機,眾人護送程懷正回宿舍,「這時候我才開始害怕,剛剛我只想到,要是這麼一扣,我當場死了臉上恐怕都是蜂窩,」程懷正回憶。

她原本以為這只是醫療援助生涯中,短暫插曲。沒想到,更戲劇性的遭遇還在後頭。一個月後,她經歷了永生難忘的10天,長途跋涉逃難。

  民國85年5月18日,經常分擔團員伙食起居生活的程懷正,趁著醫院沒特別事,隻身搭車前往農團(台灣駐當地的農技團)取菜。到關卡時,她發現很多軍人拿槍,隱約覺得不對勁,沒想到,在從農團回醫療團的路上就被攔住,幾聲槍響,老百姓在街上奔跑,有個老太太對她揮手,示意她不要再進入,她只好調頭回農團。沒多久,路上即被封鎖,她困在農技團。

到了半夜,叛軍敲門搶東西,農團團長拿錢打發,竟然一批接著一批跟來,準備趁亂搶劫。不得已,程懷正隨著農團一群人摸黑逃離。

  「我記得很清楚,那天沒有月亮,又正好是雨季,農地在翻土階段,」一群人走在爛泥中,愈走愈重,泥漿濺身上,鞋底踩滿泥濘,走了好幾公里外的河邊,接著聽到槍聲。

  天亮後,他們走回農團,赫然發現所有能吃能用的,除了大櫥櫃搬不走之外,東西全被搶光。程懷正趕緊打電話回醫療團,才知道叛軍與正規軍打了起來,路上實施戒嚴,法國從幾百公里外連坦克車等都開來了,暫時也無法回醫療團。

  次日一早,附近當地居民跑來通報,叛軍又要來搶錢,程懷正一行人只好跑到山上躲,在爛泥中蔔匐前進,在沼澤中找掩蔽。原本只是來拿菜的程懷正,也只得穿著裙子跟大夥逃難,「好像上軍訓課,」她不改幽默。

  後來聽說叛軍要來搜山,一夥人只好繼續跑。他們估計北方應該還沒波及,於是開車往北走,一路上心情緊繃,烈日高照,從早上開到夜晚,沒有吃也沒喝的。開到400公里外,遇到德國工程隊好心收留,並協助他們用無線電聯絡相關事宜,拿乾淨衣服換洗。

  待了8天後,他們隨各國人員來到機場,遇見大使館人員,大家相擁而泣,情緒相當激動。在這臨時搭帳棚又待了3天,直到維和部隊進駐,兵變結束。

  歷經10天逃難,除了程懷正這唯一的女性之外,其他每個人都得了瘧疾,「有人在這10天瘦了8公斤,」程懷正清楚記得這次劫難每道細節,她事後寫封家書給先生,同樣是職業軍人的丈夫也是激動不已。
  幸好信仰給了她平靜,也給勇氣。
  
  使命感強的程懷正總以念經安定自己,「繼續做該做的事」。也正是這股善念,使得她樂於在劫難過後,再度回到非洲,繼續回饋第三世界國家。  

   
國合會與農委會第一次業務聯繫會報

以發展現代化農業,因應總體環境變遷,促進本土農業發展為宗旨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多年來與本會合作關係非常密切,農委會擁有豐富的農、漁、畜牧業等專業知識及資源,所以不論是本會派駐外技術團之業務監督或是專業領域之評估,都可以見到農委會派任專家的身影。然而在此互動頻繁的關係下,雙方更需要對彼此會內各單位之業務範圍及運作模式進行全面性的了解;本月十六日在楊秘書長子葆的帶領下,共廿四位本會處室主管及同仁至農委會進行第一次業務聯繫會報。此次業務聯繫會報由楊秘書長與農委會國際合作處王處長明來(本會兼任副秘書長)共同召開,係本會與農委會建立合作關係以來,第一次正式參訪,深具指標性之意義。會中亦邀請亞太糧食肥料中心吳主任同權、亞洲蔬菜研究中心郭組長及國際土地政策研究訓練中心彭主任玄桂列席,對將來各項國際合作發展工作的合作可能性進行進一步的討論。


(左圖)右為本會楊秘書長子葆與左為兼任副秘書長王明來。
(右圖)
本會與農委會第一次業務聯繫會報。

  參訪會談中,楊秘書長首先對本會各單位進行業務簡介及說明,並聽取「中華民國農業」多媒體簡報,以及農委會各重要單位包括:農糧處、林業處、畜牧處、輔導處、國際合作處、漁業署、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中部辦公室、農業試驗所、水產試驗所、林業試驗所、畜產試驗所、桃園區農業改良場及台中區農業改良場各代表的業務概況說明。

  會後並進行如何加強農委會與本會業務聯繫之討論事項,達成以下結論:農委會除將繼續支持委訓本會返國休假述職之駐外人員及協助安排本會儲備人員至其所屬單位接受國內專業訓練,以提昇我駐外技術團人員之專業知識外,並將持續支援並推派農業專家赴友邦或我技術團進行評估工作。在人事支援的議題部分,本會駐外技術團人員出缺時,農委會也將協助推薦適當人選。

  此次正式參訪不僅使本會同仁對農委會所建立之龐大資源有更進一步的了解,面對面的討論與協商更意味著雙方在未來推動合作計畫有更寬廣的對談與合作空間,對本會駐外技術團業務之推動,或是教育訓練業務之擴展,皆有莫大之助益。

 

   
焦點事 你的事
駐外團長返國技術合作經驗交流座談會第一回

為了讓會內同仁對駐外技術團及駐地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本會藉著團長返國休假期間,安排團長與同仁有雙向交流的機會。八月一日的午后,駐貝里斯技術團蔡俊雄團長以生動的口吻說著他服務十一年駐外工作的經驗,從座談會當中透露出台灣經驗伸出的友誼雙手,帶給友邦國家的產業「競爭力」,更讓參與同仁體認到經營轉型中的技術團,也成了廿一世紀駐外技術團的領導人(團長)新的國際合作任務之一。因為,隨著時間的運轉,技術合作工作模式的改變,在友好國家環境的個別差異點下,要成為友邦技術合作的推手就需要真本事了。

技術團-農業競爭力的推手

  蔡團長在座談會中對於技術合作的工作模式、技術團的工作現況與策略、曾面對的問題與協助外交的例證都提供同仁一個更清晰的輪廓。針對貝里斯的基本資料,團長清楚一一條列化,提供同仁清楚的統計數據,並對當地農業面臨的主要問題與農業生產優劣做了大致的剖析。

貝里斯農業簡要統計資料

已耕地: 107,300公頃 可耕地: 344,600公頃
農業專業人員:11,000 農場平均面積:2.36公頃
農產品佔GDP比率:25% 主要農產品:稻米、甘蔗、柑桔、香蕉、玉米、豆類、海蝦
主要出口農產品:糖、香蕉、柑子汁、木瓜、海蝦(2000年出口值US$173,500,000,佔出口總值74%) 主要進口農產品:肉製品、乳製品、及蔬菜
(2000年進口值US$56,000,000)

貝里斯農業面臨的主要問題

出口競爭力弱,主要出口農產品依賴「特惠安排」,而因貿易自由化,短期內將喪失此類保護措施,急需發展有競爭力的新出口農產品
國內市場小,不易發展大規模的內需作物
農業發展的機會唯有加速多元化,尋求有競爭力的特殊(精緻化)農產品,一方面儘可能「替代進口」,另一方面尋求出口的機會

貝里斯農業生產之優勢

地廣人稀、地價低廉 氣候環境適合多種作物生產
政治穩定 距美國近、交通運輸便捷

貝里斯農業生產之弱勢

國內市場小,沒有品質觀念(產品未分級) 缺乏資金,不易貸款(利息高、缺擔保品)
缺乏新作物的生產技術與資材,政府未能提供有效的政策和誘因 缺少基本設施:灌排、農路、倉儲••等
缺少人才:研發、管理、技術、經貿••等 小規模生產,缺乏政策性、技術性的協助
各類服務費用高 工資高於鄰近國家

  要做個技術合作的推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從蔡團長提供的經驗談裡仍有軌跡可循。

彈性運用資訊和經驗
  以蔡團長曾服務之亞洲蔬菜中心、駐格瑞那達技術團(1991-1998)及駐貝里斯技術團(1998-迄今)的工作經驗來看,由於他對熱帶小農之農業生產打下很深的根基,因此當得知格瑞那達、貝里斯因農業單純且發展市場能力較弱的資訊時,團長除了因應變化在技術團裡從事稻種生產、蔬菜雜糧及食品加工生產計畫外,也針對農業發展的需求,發展適合貝里斯的農業生產方式,甚至針對特定消費去增產。

了解優勢弱勢進行農業體質改善
  針對貝里斯農業生產的優勢與弱勢,技術團的因應策略為轉移台灣的農業生產技術、有潛力的作物或品種、灌溉技術、農機 、複作制度、強調產品品質(精緻化)、協助組織「產銷班」、實施「小農貸款計畫」。

永續經營有機可循
  藉由平日充分蒐集駐在國基本資料,不論是統計資料或是新資料(參加各項會議)了解市場變動,並與駐地國農部各級單位維持密切的合作關係,協助輔導政策的制定(台灣農業發展的經驗),提高機構(尤其是推廣單位)的工作效率,真正落實技術的生根,把推廣工作由「點」到「面」擴充,尤其避免「喧賓奪主」,保持輔助的角色,帶著當地推廣員去執行績效比較大,朝著農業技術的「精品店」邁進,由駐在國單位負擔有能力進行的各項工作,並儘可能不補助農民,俾落實技術的轉移。另外須尊重駐在國法律 ,尤其是動植物檢疫要特別注意。總之,技術轉移儘可能有全盤性的考量,也要注意環境保護,才能真正的永續經營。

  蔡團長認為我國擁有全世界最好的熱帶小農生產技術,這是駐外技術團最大的利基,在這些急需多元化,農業生產需以市場為導向的友好國家中,以平等、合作的態度進行技術轉移,並尋求與國際組織及非政府組織的合作,或與各技術團合作,發掘有出口潛力之非傳統性農企產品行銷至國際市場,共同創造雙贏的合作效果。所以,身為國際社會一員的我們,除了學著以台灣經驗為友好國家付出外,還必須真正為合作的國家帶來商機才行。

   
一群國際友人見證台灣經驗,在七月…/教育訓練處 周永鴻

  七月卅日,本年度本會最大型的國際研習班「熱帶與亞熱帶地區漁業永續管理國際研習班」在外交部大禮堂舉行結訓典禮暨歡送餐會,藍智民次長與本會楊秘書長分別代表外交部與國合會對結訓學員表達祝賀之意,並頒發結訓證書及最佳學員獎。與會貴賓還包括多明尼加、馬拉威、巴拉圭等多國駐華大使共襄盛舉,為「熱帶與亞熱帶地區漁業永續管理國際研習班」劃上完美的句點。(圖為藍次長親自頒發結業證書給參訓學員)

福爾摩莎--台灣
  回想兩個禮拜前,炙熱的七月中旬,依山傍海的國立台灣海洋大學裡,湧進了來自全球五大洲,卅二個國家,總共卅五名的國際學員,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參與本會與國立台灣海洋大學合辦之「熱帶與亞熱帶地區漁業永續管理」國際研習班。當學員們剛到台灣時,臉上的表情是陌生的,對這一塊土地是疏離的,因為這幾乎是所有成員第一次來到這個婆娑之洋,美麗之島的福爾摩莎,其中更多人來了才知道,原來,福爾摩莎就是台灣!經過兩個禮拜之後,學員們的臉上一改最初陌生的冷酷,只見他們欣喜的笑容與依依不捨的表情,是的,是因為台灣學者的學術深度讓他們認識台灣的漁業工業是如何的先進,是台灣各地的基礎建設讓他們了解了什麼是台灣的經濟奇蹟,是基隆廟口的小吃與南投日月潭的風光明媚讓他們感受到台灣的風土民俗,是各地漁業工會與漁民的熱情招待讓他們體驗了台灣人民的勤奮與熱情,從今而後,台灣對他們不再是陌生的名詞、遙遠的小島,而是充滿回憶的母校與學習進步的標竿。

再造海洋資源
  漁業,是台灣經驗中令國人引以為傲的產業之一,無論是魚苗的培育、漁業養殖、近海漁業與遠洋漁業,台灣都是世界上的佼佼者。為了幫助友邦國家發展漁業,並且創造我國漁業國際合作的交流平台,於是有今年的「熱帶與亞熱帶地區漁業永續管理國際研習班」,一方面,將我們的發展經驗與友邦人士分享,另一方面,則是希望藉由研習班建立與各國漁業官員的交流網絡,為日後國際合作打下基礎。去年,我們已經舉辦了「南太平洋漁業政策與管理」國際研習班,以南太平洋的地區性漁業政策為主軸,今年,我們更進一步以永續發展的概念為主軸將關懷的區域擴張至全球的熱帶與亞熱帶地區。因為,台灣的魚群偵測科技與捕魚技術的進步,已使得「捉魚」輕而易舉。由而於海洋資源是有限的,因此,必須透過國際合作,發展一套永續管理的方式,再造海洋資源,促進漁業品質的提昇。這樣的概念,在經過兩個禮拜的研習課程後,已紛紛為參訓學員所接受,學員們也都表示回國後將致力於永續漁業的發展。

與國際接軌
  除了國際研習班外,本會與海洋大學共同舉辦了為期一日的國際研討會,邀請國際上學養豐富的學者來台進行一場關於永續漁業發展的對話,這場國際研討會,與會學者分別有來自美國、加拿大、香港、日本及台灣等計約廿名的學者在會中發表論文,並且與本會學員有熱烈的對話,與會學者均一致認同,台灣的漁業經驗足以提供後進國家學習的範本,而研討會期間,國內各漁業相關管理機關及工會漁會組織也應邀參與,透過國際學者間的學術交流,台灣的漁業管理科學與產業工會也因此與國際接軌,可說充分發揮了本會開創此班以提供國際合作平台的效用。

在地行動
  吸取了豐富的學術營養,我們也安排學員到台灣各地的漁業組織(包括官方及非官方)參訪,研習班期間,學員到南投參加國際漁民節,感受日月潭的好山好水好風光,也在基隆、宜蘭、東港、高雄等地的漁業工會與試漁所發現台灣漁民組織的健全即漁業科技的進步,當然,在每一個漁港的魚市裡,每一個城市的繁華街道上,他們也感受到了台灣的物產豐盛。

見證台灣經驗
  如同來自斐濟的VENI所言,台灣的基礎建設是令他所羨慕的,也是他心目中的台灣奇蹟;來自巴林的漁業局長AL-QUAASER則訝異於台灣的漁民與漁業工會能夠組織與運作地如此良好;來自薩爾瓦多的大學教授ZETINO女士更因為接觸了海洋大學的學生與教授及參訪單位的主管與工作人員後,為台灣有這麼多的博士與碩士而稱許台灣的確是人才濟濟。我們相信,在他們心目中,已經找到了台灣經濟奇蹟的答案,我們更相信,他們將是未來在國際社會上宣揚台灣經驗的夥伴,因為,他們見證了台灣,在七月!

   
我在非洲的黃金歲月/駐塞內加爾技術團 劉文利
 -農耕隊卅年略記

奉獻的心志可以是條簡單的道路,但有多少人可以真實去身體力行呢?就像德雷莎修女在「一條簡單的道路」書中曾說過:「....人們確實需要幫助,然而如果你幫助他們,卻可能遭受攻擊,不管怎樣,總是要幫助;將你所擁有最好的東西獻給世界,你可能會被踢掉牙齒,不管怎樣,總是要將你所擁有最好的東西獻給世界。」如果一個人沒有願意付出行動、時間的代價,就不可能真正帶給人好的影響。劉專家用堅定的使命與意志在海外付出卅七年,讓人同時也看到台灣的稻作推廣高手在非洲,讓貧瘠土地長出稻子來。

農業出洋
  民國五十四年為響應「非洲先生」楊西昆的號召,從台糖借調到中非會奉派赴象牙海岸,加入農耕隊的行列,出國前非洲司楊西昆司長鼓勵我們,說到農耕隊的名稱為什麼不用「team」而用「mission」,就是告訴大家,這是一支有任務與使命的隊伍,各個都身負重任,此去只准成功不許失敗的訊息,也透露出國家對我們的期望。當時一心只想著為國家做事的我們,各個都非常興奮,心許一定要為國家做出一番轟轟烈烈、揚眉吐氣的事業,所以報效國家的心志與為國爭光的決心,使得我們根本不把環境有多惡劣一事放在心上。憑著熱血青年的熱情,不計代價一路開荒闢地、勇往直前,於是在短短的時間內台灣的水稻就在駐在國成長茁壯、結穗纍纍,還真的開花結果轟動一時,尤其當時國際社會也開始重視這番成果。

Mr. Liu
揚名象牙海岸
  隨後世界各國也開始派遣農業技術團隊到象牙海岸來,民國六十年歐洲共同市場擴大計畫,在象牙海岸成立稻米公司擴大投資。民國六十二年至六十四年,我被調到Mbaiyakoro在歐洲共同市場的旗下,負責二百公頃的水稻開發計畫,由於水稻的面積太大,插秧太費工,非洲人插秧又慢,平均每公頃插秧約需五十個工作天以上,人力有限,根本無法應付這麼大的栽培面積,於是改以宣導水稻直播栽培,每公頃的播種工時只需三小時,大量減輕農民的工作量,有效把握農時,因此才能如期圓滿的完成任務。從此改變了水稻的栽培型態,是水稻栽培技術的一大突破,農民受益匪淺,由於計畫能順利進行,獲得當地農民及官員一致的讚賞,憶起民國六十四年我任滿離開Mbaiyakoro時,當地的農民及官員聯合餞別場面非常感人,幾年後,Mbaiyakoro農民還寄語當時駐象芮大使正臬,他們還一直懷念著Mr. Liu,這些成果都是初期農耕隊員心中蘊藏國家與榮譽之使命感的結晶體。

不可能的任務
  接著於民國七十一年,再度被奉派前進非洲--史瓦濟蘭王國的馬肯農場(Markns),一個負債累累極為頭痛的農場。農場本來是個分團,共派有六個人,筆者到任時只剩下三人,到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但是不到兩年就轉虧為盈改變了局勢,並於民國七十三年順利的移交史國國營公司,又是一件奇蹟似的完成他人認為不可能的任務。從使命感帶來的信心行動,在民國七十三年到民國八十年接下當時最艱鉅的史北大面積玉米機械化栽培計畫中處處可見,當時計畫雖然困難度高但成果卻是極為豐碩玉米機械化栽培、高效率、容易把握農時,這是史北大面積玉米機械栽培計畫成功最大的因素,大幅提高史北的玉米產量,史北的玉米一天天的多起來,從無到有到有餘,聲譽遠播,連附近鄰國都派人來觀摩,友團也派人來觀摩。記得當時馬拉威團是派現在的團長施民男先生及當時的技師謝逢庚來史北觀摩,同時美國USAID在史國的工作人員也極度的稱讚,在這期間適逢當時的農委會主委余玉賢及外交部非洲司第三科科長楊清源率團到史國來考察,有機會親耳聽到史北的大酋長對台灣農技團的讚許,他感激台灣農技團教他們種玉米與使用機械,使他的子民從沒得吃到有得賣,這種想像不到的變化,使他由衷的感激,場面非常感人,當時楊科長也深受感動。本計畫在民國八十年已圓滿達成任務,當時的團長陳榮輝先生還對我說:「這個計畫非常不簡單,計畫八年中,年年增產,屢創佳績。」

  民國八十年史北大面積玉米栽培計畫結束,馬上又接下史西的思魁北西開發計畫,又是一個艱鉅的開發計畫,計畫分四期,在執行期間,同仁被搶,情況連連,但同仁們乃能無怨無尤同心協力,可惜只完成第一期計畫,適逢與中非共和國建交,我又被調到中非開團了。

農民擺第一
  民國八十三年奉派赴中非設團,當時中非的政治非常不穩定,公務員都領不到薪水,大家都在為自己找飯吃,根本無心辦事,要開墾水田,政府沒錢也沒興趣,遠水救不了近火,在這種極度困難的環境下,筆者乃率先在RK12利用水稻品種,推廣陸稻,不用花太多錢,但效果極佳,一片綠油油的,吸引了大批的人潮,當時幾個國家的大使都聞風而來一探究竟,從此打開僵局,第二年決定擴大推廣陸稻,分別在RK12及RK60各推廣30公頃,推廣前大家開會討論希望能找到最理想的播種方法,最後大家決定採用穴播,最簡單最方便挖個洞把種子埋下去就行了,但種了兩天我就發現有問題,速度太慢會耽誤農時,於是利用簡單機械開溝,改採條播效果好,速度大增,輕鬆愉快如期完成播種工作,RK60果然誤了農時,結果RK60的農民就向團長抱怨,既是開會決定採用穴播RK12為何改變計畫改採條播,團長問我為何不依會議決定而改採條播,我說條播效果好、速度快,是改善播種方法,有更好的方法就應該採用。因為對我而言,一個好的推廣員應該時時刻刻為農友設想,若能減輕農民的工作又能增加農民的收入,他會一輩子由衷的感激你的,我時時刻刻都在為農民們解決問題,直到後來中非政治一天不如一天,最後連首都都失控了,很多國際工作團都被搶了。一天早上,天都還沒亮,農民主席跑了七公里的路到分團來,告訴我今天不要出門,有人計畫到推廣區附近攔車搶劫,搶匪什麼都搶,農民根本無力保護我們,故特來告急。我被感動得當場流下眼淚,日本技術團的工作人員被搶得只剩下一條內褲,沒錢還挨揍;我雖然後來也被搶,但卻是在市長與憲兵隊長的保護之下被叛軍所搶的,所以沒有一個人被搶時那種孤獨及恐懼,因此到現在我還一直很感激那些農民朋友。

化行動為力量
  民國八十五年十月從中非調到塞內加爾,八十六年三月隻身進駐塞北從事稻作推廣至今,可以說天天都在奮鬥。剛到塞北時,德國、日本、荷蘭都有農技團在塞北,而且規模都很大,他們都在做大工程、大投資,日本投資三千萬美元要開三千公頃的水田,德國投資六千萬美元的水田,荷蘭的規模比較小,身價就顯然不同,他們問我,你的計畫有多少錢,我說我只有一個人。剛開始工作時SEAED三角洲開發公司,與ADRAO非洲稻作發展聯盟,這些同行都有點排斥,我總是戰戰兢兢的,時時刻刻都在警惕自己,個人成敗事小國家榮譽事大,不顧一切,只憑一片傻勁到處訪問了解塞北稻作的毛病到底出在哪裡,然後針對這些原因,逐步提出改善塞北稻作的推廣方案,兩年後大家都在讚美台灣的農技團,部長問,台灣在塞北到底有多少人,結果答案只有一個人,也為塞北增加一個話題。如果您看看這幾年來塞北稻作推廣的工作報告,會更詳細清楚,也可以知道這幾年來台灣人在塞北的奮鬥史。

劉文利派外經歷小檔案

54.12.27-64.05.04 擔任駐象牙海岸農耕隊小組長
71.02.12-75.07.07 擔任駐史瓦濟蘭農耕隊分團長與技師
75.09.05-81.11.02 擔任駐史瓦濟蘭農技團技師
81.12.17-85.01.16 擔任駐中非農技團技師
85.10.19-迄今 擔任駐塞內加爾技術團技師、專家
87年榮獲本會年度績優人員
89.10.1 晉升為駐塞內加爾技術團專家

   
海 外 見 真 情
兩口深井的故事/駐布吉納法索醫療團 役男連加恩
去年的秋天首批外交替代役前往友邦服務的三個月後,本報陸續刊登役男加恩捎來的服役點點滴滴,其中包括「尋找需要的地方」「來自西非的問候」「垃圾之歌」,從閱讀間相信您也能真實的感受到愛的力量是超越國界,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因著愛的行動與計畫,台灣為君子之國﹙布吉納法索﹚帶來希望,而這份愛還持續在擴散,甚至在國內外媒體、電子郵件、BBS站都把這些愛人的事不斷流傳....。透過參加外交替代役的機會,把愛傳出去,確實做到「打響台灣名號」的全民外交。

烈陽下在找水
  故事的開始從我們常常去幫助的孤兒院開始,這個村子有三千名村民,超過二分之一的人口在十五歲以下,用水是1980年世界銀行幫他們挖的深井,還有一座中國大陸挖的淺井,三月的時候,深井壞了,村民沒有錢修理,淺井也因為乾季的關係,幾乎沒有水。

  印象很深的是,孤兒院中沒有就學的小孩每天早上四點時就驅著小驢車去別村取水,中午回來後,休息兩個小時再去,等於一天有十幾個小時都在四十幾度的太陽下,在找水。

這就是所謂的淺井,村民(通常是婦女或是小孩)需要坐在井旁等地下水凝聚,才可以打水,否則只能打到混濁的泥水。時間一到,大家搶著下去打。

生日禮物-在非洲打一口井
  世界銀行打的深井,村中的年輕人正在想辦法搶修。事實上,若是修好了,村中的水依然是不敷使用,因為村子的人口增加的關係。於是我開始一面聯絡台灣找經費,一面到處訪價,起初我拿到的訪價單都是淺井的,由於價格差異太大,所以還特地透過朋友找到一位專家幫我分析價格,事情進展的很快,沒有多久台北的教會就一位女士願意出資(事實上,那陣子恰好是她的生日,他的先生問她要什麼生日禮物,她的回答把先生嚇了一跳,她說:「我要在非洲打一口井」)。錢找到了,我才發現,原來淺井是過氣的東西,由於深度不夠,乾季來時一樣缺水,而且水質不佳容易造成疾病,我想乾脆打一個深井,於是又重新找許多公司拿估價單,沒想到一個深井的價錢是淺井的四倍左右,我還特地打電話到認識的援外團體去詢問,確定這個價錢就是行情,拿到了台北的資金,事情都還沒有做,就要再抬高預算,實在是很傷腦筋的事情。

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為經費的問題,我稍微停頓了一下,這時候出現了一組人馬主動和我聯絡,其中有水利局的官員,也有水井公司的職員,他們告訴我可以用市價的一半,幫我挖好一個一樣的水井。他們告訴我由於許多的挖井公司都是歐洲的分公司,這些歐洲公司知道挖井都是外援資助,所以惡抬價錢,事實上挖一個井的成本並不高,基於我是為了幫助村民及孤兒,他們強調他們要和我站在同一邊,造福村民。不過在與他們交涉後,發現沒有契約、沒有明細表、也不知道他們的成本多少,是否有品質保障,我不能做沒有理智的事。就在事情似乎停了下來之時,經過朋友介紹,我認識了一位伊朗裔法國籍的水利專家,他幫法國一家非政府組織工作,計畫就是監督伊斯蘭銀行所資助的挖井工程,執行挖井的公司,正是那位想給我黑市價碼的人所工作的公司。簡單的說,伊斯蘭銀行出錢,伊朗專家監督,當地得標的挖井公司去挖,我認識的伊朗人恰好是關鍵人物,在這個挖井計畫中,他的角色比挖井工司的老闆還大。

  在聽完該村的情形後,這位水利專家也很納悶,既然他的計畫是為該省打井,為什麼沒有涵蓋到該村?調了檔案一查,原來他們曾經派人去該村探勘水源,可是被村民趕出來,因為村民以為是政府來徵收土地,說什麼也不相信他們。

  巧的是,就在這個時候,伊朗人周圍的人相繼生病,先是他的摩洛哥籍的太太得了重感冒,再來是他家警衛八個月大的嬰兒肺炎入院,接著是在他的辦公室實習的法國水利工程系大三的學生得了瘧疾加傷寒,這些病人都讓我累暈了頭,我想也因此他決定幫我到底。

  於是,他又派一組人馬去村裡探勘及向村民說明,這次派的是一位布國的女士,沒有想到一樣又被村民拒絕,第三次,我請在該村還頗有地位的孤兒院創辦人去和村民談,沒有想到村民竟然要求斬雞頭請示神明,也就是將雞的頭剁下,讓雞在地上掙扎(我在想若是我在場,也許會很不舒服),若最後雞的雙腳是朝地則表示神明認同,幸運的是,最後這隻雞很爭氣的用最後一口氣幫我們取得了村民的信任,終於伊朗人的團隊得以開始定位水井。

打響台灣的名號 
 
  然而問題來了,雖然是我出面協商村民才有這口井,可是這畢竟是布國的技術人員施工,伊朗人監工,伊斯蘭銀行出錢,從頭到尾沒有表達到我們中華民國的愛心援助,況且該村需要不只一口井,所以我又向這位伊朗人要求,請他幫我打一口井在該村的另外一端,這回這口井因為是我們出的錢,才可以在上面立一個牌子,寫上「台灣」。

  理論上,這個得標的公司在完成伊朗人的計畫以前,不可以再包其他工程,這是合約裡面的規定,這位伊朗人最後決定網開一面,準他們幫我打一口井,並且由他來監督並作品管。

右係役男連加恩,中間為伊朗裔法國籍的水利專家,左邊的則為打井公司的人員。 這組人馬總共有十來個,在中午的大太陽下工作,後來我請每個人喝可樂以示慰勞。

  伊朗人派出自己信任的專家,用幾乎只有汽油錢的工資幫我探勘,我和一組人馬到村中,用儀器探勘地下水蘊含區,這回很幸運的沒有受到村民的阻撓,只有幾位村民,和善的和我們打招呼,我們進行的很寧靜,很快的就定位出要挖的定點,我們在上面放了小石子、樹枝、荊棘等東西當記號。

  探勘完地點,沒有多久鑿井的機器就來了,這時候才是最有壓力的時候,因為挖鑿的費用是以深度每公尺計算,雖然伊朗人先前派他最有經驗的人馬幫我探勘,可是他告訴我通常還是會有16%槓龜的機會,事實上挖鑿的費用常常占整個工程的大部分,相當昂貴,我沒有選擇,只有在機器旁看機器一尺一尺的挖下去。

  通常此地的深井平均約六十公尺,但是若挖到六十公尺沒有水,則會一直嘗試到一百公尺才作罷,此時就算沒有水,仍然要付挖一百公尺的費用,等於完全白費;我出門前禱告了上帝,然後就去了,我告訴自己:「上次定位的時候禱告過了,如果上帝上次聽我禱告,這次就不用禱告太多,今天只是去驗證一下」。  

挖到卅二公尺的時候,一條水柱從鑽頭的縫旁沖出來,約有一層樓高,照片上是已經用一塊布擋住後照的。為什麼卅二公尺就有水呢?原來這不是我們要的生飲水的那層,然而以這樣的出水量看來,這口井要有挖到生飲水應該沒有問題,技術員這樣告訴我。後來果然在五十二公尺左右完工,讓我從預算的六十公尺中又省了八公尺的挖鑿費。挖到水後,就是裝幫浦、敷水泥,這時候又是另外一組人馬,右邊照片中的這口是伊斯蘭銀行挖的,經過一波三折,這個村現在多了兩口井。
這口井,才是我們出資的,工人正在敷水泥。 照片中央是附近的農夫,他非常高興,也下來幫忙抹水泥,因為他的菜園就在一旁,菜都快要枯死了,還好水來了。
這個井的幫浦設計,是要在上面用腳踩,通常家長都會要小孩出來打水,可是圖中這個小孩太輕了,即使整個人站上去,幫浦還是一動也不動。 附近那個老農夫的小孩(這裡很多老來得子的例子),挺著寄生蟲造成的大肚子,全身污泥在旁邊玩耍,我把他抓來幫他用井水洗澡,我不知道他有多久沒有洗澡,可以看出來他好像不太自在。
我請捍鐵工人在井旁邊立了一個牌子,上面藍字是法文,下行紅字是摩西語,相信大家都看到自己認得的字「TAIWAN」,整句的意思是:「表達台灣教會的愛」。 恰好這時孤兒院的小孩來打水,我和她合照,確定的是,現在他們不用每天驅小驢車去別村打水了。
伊斯蘭銀行的井也同時完工,我也過去試了一下,完工的時候,第一個來取水的人,就是之前把技術員趕走、又堅持要殺雞請示神明的那戶人家,這回他們帶一隻雞來表達感謝,事實上他們也是第一個來感謝的人。 這些事情結束沒有多久,伊朗人和她的太太就被調到孟加拉去做別的計畫了,這個過程中,他用自己的團隊幫我找定位水井、幫我監督工程、幫我向當地挖井公司殺價、幫我找品質最好的幫浦、幫我做水質分析,我真的遇到貴人相助。

天助自助人助
  在這裡的工作,會得到許多人的建議,許多人的幫助,但是困難的地方是我要自己做所有決定,並且負完全的責任。貴人相助或是奸人構陷在一開始都是看不出來的,你要去闖闖才知道。即使如此我寧願闖一闖,就像是打棒球,如果不揮棒打擊率永遠是零,揮了,起碼十次中三次,打擊率就算不錯了。當然特別身在國外,也算是外交人員的一分子,我實在不能做沒有把握的事。遇到這樣的兩難,既有不能失敗的壓力,又想要揮棒,我必須謀定而後思動。事情完成後,最戲劇的部分是,我所付的價格差不多就是當初的黑市價,也就是一般價位的一半,比其他的援外團體所付的價碼便宜,這口井的出水量是1200公升/小時,比平均一口井的出水量500公升/小時多出兩倍多,至於品質呢,我們做了化學成分分析,可以生飲沒有問題。

  現在回顧這個故事,覺得整個過程是很平順的,沒有用上什麼心機巧思去掙扎,沒有特地去搭線牽關係,好像就像上回寫給大家的信說的一樣,就是該做的事來了,就把它做一做,然後等上帝的恩典:I've prayed, I've trusted, I've acted and I wait for the grace of God. 我覺得這樣的方式活著,真不錯,將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很多日子要過,我想我還會繼續這麼做。


   

ICDF電子報】         版權所有,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
發行人:楊子葆
主 編:陳愛貞
編 輯:周雅芬
發行單位: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
台北市士林區天母西路62巷9號12-15樓
相關問題由專人為您解答--service@icdf.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