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97年7月15日 第118
 

進步?盡步?
──從小型脆弱島嶼國家的生存問題反思進步的定義

文•圖/技術合作處 顏銘宏



  隨著全球暖化現象的日趨嚴重,海平面上升的威脅使得位處南太平洋地區的小型島嶼國家面臨滅國危機,平日鮮少出現在媒體版面的國名如吐瓦魯(Tuvalu)、吉里巴斯(Kiribati)等,一夕之間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然而,對於這些小型脆弱島嶼國家來說,每日的生活問題似乎更具急迫性與重要性,尤其在生態環境如此脆弱的限制下,如何透過有機生產的方式,一方面提升食物來源的安全與多元,另一方面也更加友善地運用有限的自然資源,為已然過度開發的人類社會提供一種更永續、更健全的生活可能。

價值與價格之間的取捨


 
  自1962年美國作家Rachel Carson出版了「寂靜的春天」一書後,人類以預支未來為方法的開發模式,逐漸開始受到反思與檢討。然而,在近代追求大規模、高效率與高價格的生產原則之下,自然資源依舊被快速地掠奪轉化為更多的糧食肉品以及貿易商貨。然而,如此的方式其實是對於價值與價格的偏差取捨,亦即將自然資源視為沒有價格意義的發展元素,因為沒有價格,所以可以任意地開採取用,導致土壤、水源、空氣、生物多樣性等殊俱價值的要素一再地被忽略與濫用。

  相較於許多已開發國家或是發展中國家在土地上的深耕密植,南太平洋地區的小型島嶼國家由於缺乏自然資源作為奧援,反而必須更為謹慎地善用僅有的土地,尋求與自然環境的共生共榮。在此一限制下,國合會在太平洋地區島國推動畜牧與農業綜合生產、資材循環運用、降低化肥使用等耕種方式,進以維繫土地資源,透過有機農業的經營方式保存生物多樣性,達成安全農業的目標。如此對待土地的方式,或許無法帶來大量的資本累積或是作物產出,但是卻能夠延長土地的使用壽命,為未來世代保存生活所需的資本。

重新思考「進步」的定義

  加拿大學者Ronald Wright在觀察人類古文明的衰敗歷程時曾說:「從一次獵殺一頭長毛象到學會一次獵殺兩頭長毛象的獵人,是進步了。但是當獵人學會把整群獵物逐下懸崖,一次獵殺兩百頭長毛象時,就是進步過了頭。他們將享有一時的衣食豐足,之後,卻只得餓死」。轉換場景到現代社會,為了供養不斷增長的人口以及急速擴大的貿易往來,致使各個農業生產國家持續榨取土地資源,運用更多的農藥、肥料、機器以求更高的產量與價格,在追求GNP數字不斷成長的同時,事實上卻是「搶劫未來以支付眼前的開銷」,而所謂的「進步」,其實是慢慢走向無處可去的「盡步」。

  著眼於南太平洋地區島國將生存、生活與生態連成一線的自然資源運用方式,不僅符合真正的永續發展定義,同時也是一種正視「成長的極限」的生產方式,對於目前惶惶於糧食不足、環境敗壞、未來無著的人類社會而言,可資作為一個思索現有模式應否改弦易轍的對照。


國合會簡介業務範圍合作國家出版品影音專區取消訂閱
● 發行人:李新穎
● 主 編:徐慧雯
● 編 輯:周雅芬
● 發行單位: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
● 台北市士林區天母西路62巷9號12-15樓
● 相關問題由專人為您解答服務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