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合會電子報

考察團視角─深入友邦尼加拉瓜的事實發掘任務

考察團視角─深入友邦尼加拉瓜的事實發掘任務 ▲考察團深入尼加拉瓜的山中小村一景



文‧圖/駐尼加拉瓜外交替代役役男 彭元慶

  好客的農婦們請我小飲一杯私房肉桂微糖鮮奶,那原始的清香濃郁滋味久久未從舌尖散去。我在環山小村落中漫步,時而拿起相機,捕捉雞群充滿活力的奔跑啄食,也捕捉小豬正調皮的玩弄著麻布袋。一位村民騎著腳踏車緩緩經過,開心的對我點了點頭,讓人忘了方才的沙塵飛揚、路途顛簸。此刻,我正準備陪同技師及台灣的專家們,現場與小農對談。

計畫的醞釀、準備、評估
  
在尼方殷切期盼我方能協助尼國紅菜豆產業發展之前提下,國合會邀請國內專家偕計畫經理遠渡重洋來訪,考察目前尼方紅菜豆產業發展之核心問題。本次行程首先南訪駐團原協助之尼國農牧部Masatepe試驗中心,瞭解駐團曾在此協助生產優良豆種所做之努力,而後北至Matagalpa及Jinotega省等尼國之農業重鎮。旅途中,我們同時探訪了各地的社區種子銀行、合作社,甚至出口貿易糧商,試圖描繪菜豆產業之全貌。精實的數天行程過後,專家們也將撰寫事實調查任務返國報告,並確立問題樹、目標樹,將各式的解決方法與現階段的難題有邏輯性的關聯在一起,這是新計畫評估模式中相當關鍵的一個環節。
  先前,駐團以種子三級制協助生產優良豆種,相當受到尼方人員之肯定,是新計畫開展的重要基礎。而目前優良豆種的量仍無法供應全國,且較難到達偏遠地區中小農之手中,故在尼方新一階段所提出概念書中,最核心之概念為利用社區種子銀行(Banco communitario de Semilla)的設置,推廣優良的豆種。

種子銀行概念之國際接軌與在地實踐
  
近年來種子議題已受到世界各國重視,種子銀行,原指長期保存各式植物種原、基因的概念。早在20世紀,俄羅斯科學家NikoLai I.Vavilov率先提出此構想,並在聖彼德堡建立世界上第一個種子銀行。有趣的是,當時這個種子銀行,是為了「世界末日」做準備的,一旦某個植物物種滅絕,種子銀行就可隨時啟用其種子,讓這個物種得以恢復。我數年前前往印度,發現許多非營利組織正在世界各地發起種子革命,鼓勵小農自行採種、留種,並保育多樣性的傳統品種,免於讓自己的命運總是掌握在種子公司及大糧商手上。
  在尼國所進行的社區種子銀行計畫,與上述概念部分相同,也融入了在地的做法。所選出社區組織的農民,亦參與作物地方品種之留種及純化。然這些社區組織主要之功能是生產優良之種子,再提供給鄰近的農民。為確保社區種子銀行的功能性及永續經營,政府會輔以技術上指導,第一年也無償提供農戶們合格之原種種子及資材。採種戶生產種子提供給鄰近農戶,但非直接贈送,而是用販售或稻種換稻穀方式來進行,使得種子銀行具有永續經營的資金。
  社區種子銀行之篩選條件,包括農民組織之可信賴性、生產環境,鄰近是否有可買賣交換之市場,及具備基本倉儲場地等,政府可只額外針對如儲存桶等簡易設備,作協助。在此制度中,尼方之推廣人員,也與農民共同進行栽培之試驗及研究,如有機肥施用之區域試驗等,雙方一同汲取經驗、成長。在此次對談中,農民們侃侃而談彼此相互分享資源,以及想為國家盡一份努力的心意,這是我們感受最深刻的部分。

考察團與當地農民合影國際合作之深化與展望
  社區種子銀行計畫現正在萌芽階段,尼方相當希望我方能協助擴大種子銀行的數目;也因由尼方農牧科技署人員對我方長期之技術援助讚譽有加,亦期許我方能夠帶來更多、更新的科技,如有機農業之相關技術-液肥製作及微生物培養等。
  我的駐地經驗讓我瞭解國際援助計畫已走向跨領域的趨勢,需要更多元化的人才,因此能參與本次考察團,我覺得非常幸運,有幸跟著專家、翻譯及技師學習新事物、開展眼界,深刻體會過程的辛苦,以及專家與技師對於工作品質的堅持,這些感動將成為我充實自己的動力;也期許台灣未來的國際合作,能夠更加發光發熱,讓邦交國及國際社會肯定我們所做的一切努力。

相關連結

尼加拉瓜─豐收喜悅與希望之光